所有屌丝最爱对女神说的话可总结为一副对联
上联:干嘛呢 哦没事 做个好梦早点睡。
下联:外面冷 多穿点 玩的高兴别太晚。
横批:他对你好吗?

自从东莞扫huang了以后,一资深老piao客找不到地方发泄,然后就报名上了非诚勿扰,刚上去做自我介绍二十四盏灯全灭了!现场嘉宾和主持人都惊呆了,孟非问男嘉宾怎么回事?男嘉宾淡淡的说了一句:现场二十四位女嘉宾我都认识,然后默默的走了……

这些软件……不知道为什么越到后面越是要往综合向发展。你们就不能像最开始那样各司其职吗?杀毒的就杀毒,聊天的就聊天,当钱包的就当钱包,不要总想十八般武艺样样通,还互相打架互相撕扯,烦死了好吗。我请个保姆只是想劳烦她打扫卫生做做家务,并不想看她表演劈叉碎石跳火圈或者托马斯回旋。

社交网络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把光阴虚度得好像很充实。

当你进退两难的时候如何做出决定?抛硬币,当你第一次抛了以后想再抛一次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高中时班主任非常严,那时不懂事,常耿 耿于怀。 毕业前想了个损招,把老师的 电话贴满大街小巷,上面写着:收破烂。 大学毕业后同学聚会,听同学说:咱们毕 业后不知怎的老师做起了废品回收生意, 没想到越做越大,两年前正式辞去了教师 职务,现在是一家废品回收公司的老总,发了大财!

和妈妈去逛街,我:“妈妈,天快黑了,我们快点走。”
我妈:“你是太阳能的吗?”

我正在候诊室等着和我的新牙医见面。挂在墙上的行医执照上面的名字令我想到了一位25年前我的高中男同学。我之所以记得这个名字,是因为他是一个又高又帅的家伙,那时女生都喜欢他。于是,我心里充满期待。
可是,一见到他,我立即失望了。这个人满脸皱纹,秃顶,岁数太大了,不可能是我的同学。
他在给我检查牙齿的时候,我提到我上过的那所中学,并问他是否也上过。
“是呀,我就是那所中学毕业的。”他答道。
“那你是哪一年毕业的?”我问。
“1984年。”
“啊,是我班上的!”我惊讶得喊了出来。
他凝神看了看我,然后问:“您教的是哪一门课?”

刚谈了个异地恋,我妈死活不同意,女友飞了两个小时特意来见我,却被我妈挡在了门外。
“阿姨,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妈哭道。

每次看到女明星,我都会用力握拳,心里暗暗地下定决心:一定要拼命工作,让我们老
板也睡得起她们!

老师:”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告诉我们什么道理?”
小明:“作为一只虫不能起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