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客:“可以用Apple pay吗?”店员:“别说英文,听不懂!”顾客:“……可以用苹果支付吗?”店员:“你怎么这么牛逼呢?你咋不用猕猴桃支付呢?!”

以前养过两条鲫鱼,养了几天就死了,我准备把它俩火化了没想到越烤越香最后忍不住把它俩吃了……

吃完饭老妈对我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有些事也要抓紧了。隔壁王阿姨的女儿你还有印象吧?”
我顿时紧张了起来,天哪,不会介绍这个丑八怪给我吧?不行,死活都不答应。
果然,老妈接着说:“今天我想撮合你俩的,可一听到是你,她死活都不答应。”

别人关心你飞得高不高、飞得累不累,而我只关心你翅膀好吃吗。

考试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后面女生的卷子,她脸一红把领口给捂了起来…….

有多少女孩愿意牺牲看韩剧逛街的时间陪你踢球?这才是真爱!今天看到一对情侣6点多到的体育场,男孩一直在场上踢,女孩在旁边站着加油,一直陪了他两个小时。我羡慕地看着他俩,直到晚上8点多,男孩才开着宾利离开。

和闺蜜们玩游戏,谁输了就要给手机第十个联系人打电话说:我怀孕了,是你的~ 第一把我就输了,第十位联系人是我一高中男同学,当我说出‘我怀孕了是你的’的时候,他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惊慌失措的说:“现在打个飞机都这么不安全了?”……

有一天上课,老师问小丽:“祖国是什么?”小丽说:“老师,祖国是我的母亲。”老师说:“回答的很好。”接着老师又问小明:“小明,祖国是什么啊?”小明说:“老师,祖国是小丽的母亲。”

跟党走是苏联式话语,跟党姓是东方宫廷语言。不含价值评判地说,今上把天朝变得更像天朝了。

很明显,一等人姓赵,二等人姓党,其他人随便。

#转:换了个赌场老板,赌客们兴奋得很,觉得自己以后就能赢钱了。 #肖钢

——————————-

长纪实,不怎么好笑:

春节上班第二天,收到一张表,填写个人信息。经打听,是政审表,XHS选了500人组成习夶来访的欢送队伍(欢迎队伍是另一拨),我是其中一员。本人一贯对官方行为的迎来送往不感兴趣,但领导说,这是政治任务,必须参加,我也就不说啥了。习夶是吾国领袖,不凡之人,有机会能见到他,也是自己的荣幸!昨天下午下班时,领导告知我们,习夶明天要来,让我们穿上鲜艳衣服。

今天出门,我仍然穿着蓝黑色的大羽绒服(年龄大了,保暖重要),戴平日戴的红格围巾(也算鲜艳了)。进大院一看,便衣、武警、特警密布。

差10分9点,我们下楼,500名职工按要求到礼堂集结,不能带手机等电子设备。工作区已戒严,只出不进。组织者告知我们下面的流程,先坐等1小时,然后按顺序排队去安检,再排队在南门内场地上,等待习夶从大厦出来,欢送。还叮嘱我们,如果习夶与欢送人群握手,只能第一排、第二排可以伸出手去;习夶走过时只能拍手鼓掌并说“总书记好!”,不能自己随便喊话,不能打出类似“小平,您好”之类的标语,第一排人不能带手套等。

由于是按号入座,座位两边的人不一定相识相熟,大家只好大眼瞪小眼打发时间,有相熟的就聊聊天。我拿了本书看,倒不觉得时间难熬,只是左右熟识的人,总想抢我的书看,弄得我看书也不专心。环视满满登登的人群,很多人穿着鲜艳的衣服。有个熟识的、马上要退休的老头非常显眼,身穿一件喜庆日子才穿的大红棉袄,戴一顶崭新的蓝呢子帽,一反往日他黑灰色衣装和不带帽子的习惯,大家笑他,像个春节妈妈打扮好的大乖宝宝。

过了几十分钟后,组织者说,安检后就没厕所可上了,内急的现在马上去解决。呼啦一堆人马上就涌向卫生间,很快卫生间门口就排起了长队。

等!再等!1小时过去了,1个半小时过去了,2个小时过去了,安检那边还不叫我们过去,大伙坐不住了,都涌向礼堂门口,一时间,人群涌动。组织者不停地打手机联系。我们不能进工作大楼,因为还在戒严,楼门口还停着一辆坐满武警的小巴车,透过车帘,他们朝我们这边张望。大院高层居民楼窗户内,不时有武警的头部出现,难道是武警进了居民的家?早上一上班,就要求关窗并拉上帘子,并告知不要在窗户边晃动,以免阻击手来一枪给你撂倒。

今天天气不暖和,有风。站在礼堂门口,抬头深情望着自己办公室的窗户,恨不得像个小鸟,飞进办公室窗户,舒服地坐在椅子上,喝杯热茶,上上网。

大约11点1刻,一个安保人员从工作区走出,朝礼堂门口的欢送人群喊,“你们撤了吧,总书记已经回去了,你们撤了吧”。

一阵静默,一阵骚动。欢送队伍就地解散,有人惋惜,有人如获大赦。人群中有人问,“今天是愚人节吗?”又有人说,“估计咱们这500人,政审没过,只好给临时圈起来,哈哈哈”。

下午,欢送队伍接到通知,内容如下:

上午活动因故取消,为感谢大家的理解和配合,特举办专场电影《美人鱼》,2月23日中午12:20凭今天的票入场,另发庆丰包子铺50元赠劵一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