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的时候 最好玩的不是雪 是南方人

给你出那么好的主意,你不用。现在想用,已经过去这么久,变馊主意了!

我觉得孤男寡女的时候,女生说好冷是一种耍流氓的行为。

当一个人的进步超过我们太多的时候
我们说——这个人变了

纽约川菜

Legend 72 留香72 – 纽约地道川菜。特供火锅($30/人)

现在的人是越来越自以为是了,从不为别人着想,以自我为中心,觉得全世界都应该围着他转,怎么可能呢?明明是围着我转的!

妈妈单位里一位同事叫袁健,他的老婆怀孕中,和大家讨论宝宝的名字,请大家一起出谋划策。各位同事各抒己见,某同事冒出来一句,爸爸叫袁健,儿子当然叫复印件啦~

感觉不舒服去看中医,见医生把脉时皱着眉头,便问他:“医生,我的脉象怎么样?”
“说实话,卖相挺丑的。”

坏人做了一辈子的坏事,最后做了件好事,会被人赞扬!说这人其实本质不坏!好人做了一辈子好事,只要做了一件坏事,人家就会说你装了一辈子!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多么痛的领悟!

小矮人爱着公主,甚至超越了王子的爱。吃了毒苹果的公主,依然昏迷不醒,她等待的王子迟迟没有出现。小矮人焦急不安,自言自语着:“虽然我比不上王子,但我有一颗真诚的深爱她的心,或许… 我的吻也能让公主苏醒过来……” 小矮人闭上眼纯纯的正要吻下去,这时,白雪公主别过头去轻声说:“你别傻了”

“老公,你太能干了,吃完饭把碗洗了,衣服也洗下,还有地,我老公最好了,”
“你别夸我,我知道你一夸我就要吃大亏了。”
“对呀,你也不看看‘夸’字是怎么写的。”

我一同学刚新婚,老婆是一对双胞胎里的姐姐。一天出来喝酒的时候问他,你是怎么分清楚她和她妹妹的。同学仰脖子喝干一杯啤酒,擦擦嘴角的泡沫:我为什么要分清楚?

所谓从幼稚变成熟,不过是年少时看到一个美若天仙的漂亮姑娘,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怎么追她、泡她,有朝一日能和她白头偕老;而如今再看到一个美若天仙的漂亮姑娘,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个档次的我这辈子是不可能追到的了,最多只能想想办法干她一炮。

我们化学老师大学学的是物理,却教了化学。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当年看到物理办公室正对着就是厕所,感觉特别恶心,然后又觉得自己化学不错,就去教了化学。然后呢?我问他,他顿了一下,痛苦地说,后来才知道那不是厕所,那是化学办公室……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穷二代。
某天老爸突然对我说:“儿子你要这么想,其实你不是穷二代!”
我狂喜,心想:“我就知道我老爸不是这么简单的人!”
然后只见老爸点了根烟,语重心长道:“我家已经穷了18代了!”

老婆准备用洗衣机洗一下泡了一个多小时的衣服,她打开开关,洗衣机却没有动静,她又打开脱水开关,还是没有动静。她使劲拍了一下洗衣机,愤怒地说:关键时刻掉链子!又它妈坏了! 这时她听到街上有收破烂的吆喝声,于是就把洗衣机50元卖给了人家,这时她的心里平静了许多。大约二十分钟后,来电了

2005年,当时住在台北市最有名的西门町附近,西门町有点类似于北京的西单,很多年轻人爱聚集在那儿,比较热闹,吃的也多。有个小馆叫江浙小馆,进去点菜,什么叫虾爆鳝啊、蟹粉狮子头啊,做的还不错,我说得吃点家常菜,台湾菜比较甜,像北方去的不太适应,我跟老板来说来点家常菜,先来个土豆丝吧!
老板一听,有些不对劲:“先生您吃什么?”
我说:“来个土豆丝。”
老板说:“您确定要土豆丝?”
我说:“嗯,肯定是土豆丝,醋溜土豆丝、尖椒炒土豆丝、爆炒都可以。”
老板说:“对不起,我们这里的师父水平有限,真给您做不了。”
我心想:开餐馆的您连土豆丝都做不了,您还能干吗?
我说:“有没有土豆?”
老板说:“有,但是给您做不了。”
算了,我就点了个宫保鸡丁、龙井虾仁。我一边吃一边奇怪:这龙井虾仁都能做,为什么土豆丝就做不了呢?
吃完饭很好奇,问老板:“为什么不能做土豆丝?”
老板说:“主要是大师父刀工不行,切那玩意儿怕切着手,那个太小。”
我很不解:大厨能不知道怎么切土豆?
……
……
……
最后才搞明白,在台湾,土豆是指花生。

揭露澎湃造假的文章,引用澎湃的发刊词,讽刺说:我心澎湃如昨,他手控制依旧。其实更权威的《参考消息》一直在这么做,故意漏译、误译、篡改原文,误导公众,混淆视听。还是学点外语吧,“过去学外语是为了了解世界,现在学外语是为了了解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