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三百

放眼天下,开心一笑

教育, 时事

美国华人教育:回顾华人进入公立学校的历史和亚裔细分

华人对教育的重视历来是众所周知的,因此,去年的“亚裔细分”法案出台以后,很多华人最为担心的就是这一法案会对华裔的平等教育机会带来负面影响。五月是亚裔和太平洋岛民文化月,在这个纪念亚裔历史和文化的时候,我们来回顾一下19世纪华人的教育历史。

华人在美国最早的学校之一是于1850年代由教会在旧金山开办的。但是由于当时美国开始的反华人移民风潮,公立学校一直禁止华人入学。虽然华人一直努力争取,但是直到1885年,才因为一件历史性的诉讼,迫使旧金山市和加州不得不为华人打开公立学校的大门。

chinatown1

1884年,一位华人妇女把她的女儿,Mamie,送到一家小学校,要求入学。校长于是向学区督学请示该如何是好。而这名学区督学Andrew Jackson Moulder是个出名的南方种族主义者。他下令拒绝Mamie入学。于是Mamie的父亲向旧金山中国领事馆求助。

Mamie的父亲Joseph 12岁的时候来到美国,他结婚以后开办了自己的酿酒生意。他和他的夫人都是很小就到美国,已经完全美国化。两人都会讲十分流利的英文,穿着,生活习俗和名字都已经西方化,并且皈依了基督教。他们不愿意把女儿送到唐人街贫民窟里中国人办的学校去。

一位在中国领事馆工作的白人副领事向旧金山学区委员会抗议,但是学区委员会投票拒绝Mamie的入学要求。于是Joseph聘请了一位支持中国移民的美国律师,并得到了中国领事馆的财务资助,向旧金山高等法院提起诉讼。

920x1240

他的律师认为,把Mamie排除在公立学校之外违反了加州1880年通过的公立学校法律,而且也违反了美国宪法的第14修正案,这条修正案保证所有的公民都应当得到法律的平等保护。

几个月以后,法官James Maguire判决原告胜诉。在判决书里,法官引用宪法第14修正案,加州法律和华裔美国人纳税的事实,判决Mamie应当被公立小学接收。

学区委员会上诉到加州最高法院。加州最高法院审理以后,维持了法官Maguire的判决。

面对法庭的判决,来自南方的种族主义者学区督学Moulder找到了继续把Mamie拒之门外的解决办法。他指出这个判决没有改变加州公立学校“隔离而公平”的原则。只要有其他学校供中国人入学,他们就能被排除在白人的学校之外。于是他匆忙通过了州法案,为“华人和蒙古人后裔”设立专门的学校。

1024x1024

“隔离而公平separate but equal”源自美国内战以后,宪法第14修正案要求保证所有公民受到法律平等保护。南方各州为了继续保证白人的优先利益,于是开始提出平等保护的要求可以在种族隔离的情况下得到实现。而联邦基本把是否采取这种做法留给各州去决定。 这一原则被应用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有很多法律贯彻这一原则,被统称为臭名昭著的Jim Crow laws。

这一原则直到1954年才被美国最高法院推翻。针对教育上采取这一原则,一家联邦法院的判决明确地指出:

“我们做出结论,在公立教育领域,“隔离而平等”是根本不应该的。种族隔离的教育机构生来就是不平等的。因此,我们认为,由于隔离原则而被如此对待的原告和个体,被剥夺了宪法第14修正案保证的法律平等保护。”

回到1885年4月的旧金山,虽然赢得了法庭的判决,但是由于“隔离而平等”的原则,新的为中国人而建的小学还没有成立,Mamie还是不能进入白人的小学。愤怒之下,她母亲在加州的报纸上发表了一封长信。

“亲爱的先生们,”,她写道,“请你们告诉我,生来是中国人是一种耻辱吗?难道不是上帝创造了我们所有人?…… 你们认为强迫我的孩子们去一间专门为他们而造的学校是基督徒的行为?…… 从学会走路开始,跟她一起玩耍的就是白人小朋友。如果她可以跟他们一起玩耍,难道她就不能和他们在同一个教室里一起学习吗?”

但是Mamie最终未能进她想去的小学。4月中旬,当中国人的专门小学开门的时候,Mamie和她的弟弟,Frank,是最先到的。

无论如何这是华人在美国受教育的一个进步。在这之后的几十年里,在旧金山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进入白人公立学校,而几乎没有引起任何白人不满。

到1920年,旧金山大部分华人学生都在族群融合的公立学校就学。而要求学校种族隔离的法律依然存在于书本上,直到1947年才正式废止。

从华人历史上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我们可以看到,一部分华人对“亚裔细分法案”可能带来的负面效果的担心并非毫无根据。当融合已成为共识和法律的时候,把亚裔分类,虽然也许只是科学统计上的做法,但作为州法案出现,却无法使人不联想到当年的族群隔离。“隔离而平等”的核心就是试图通过为不同种族提供表面平等的设施或待遇,从而使实施隔离的做法合法化。虽然“亚裔细分法案”的支持者提出了一些值得考虑的道理,但是反对者的警惕和顾虑也是同样值得我们深思的。

回顾美国华裔和民权运动在过去一百多年的斗争,都是为了把个人身份的认同跟这个国家一样融合起来,民权和女权运动的先锋Pauline Murray在谈到她奋斗了一生的事业时说,“当我的兄弟们画一个小圈试图把我排斥在外的时候,我会画一个大圈把他们包括进来。当他们为了一个小团体的权益发声的时候,我会为所有人的权利而呐喊。”。而作为人,她引用圣经上的话,“世界上没有犹太人或者希腊人,没有奴隶或者自由人,没有男人或者女人。” 19世纪以来,美国的华人教育经历了排斥,隔离,融合,而面对分类,我们希望一百多年前Mamie的母亲的愤怒,不会在今天重现。

1 Comment

  1. Cathy Huang

    感谢写出这段历史!

Leave a Reply

Theme by Anders Noré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