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纽约芝加哥这样的大城市,以及一些人口密集的郊区,最好的公立学校往往是所谓的考试学校(exam school)。这些学校录取学生主要是依据公开考试成绩。

例如纽约的斯蒂文森高中这样的学校,学校根据学生的成绩单,跟其他竞争力强的,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学生分组在一起,接受严格的中学教育,提前完成好几门本科预科课程,为他们将来在大学和职业生涯的成功打下坚实的基础。

然后,这种只看个人才能和成绩的做法,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批评者认为,虽然学校录取学生只看成绩。表面上各种族平等,但是实际上却加重了种族间的不平等,尤其对黑人和拉丁美洲裔的学生不公平。

现在,美国的几所一流大学正在试行新的录取政策以解决录取中的种族不平衡现象。考试高中学校的批评者认为,如果考试学校也实行类似的录取政策,将更好地在所有学生中分配录取机会。

在纽约,考试学生的种族的确很不平衡。去年,虽然市长白思豪一再督促学校在录取时考虑更多全面的因素,但是纽约市的八家最好的考试学校完全按考试分数录取了5078名九年级学生。


非裔学生和拉美裔学生只占被录取学生的10%,而这两个族裔占整个纽约市公立学校的学生总数的70%。在斯蒂文森高中,一千名新生里面只有13名非裔学生。

批评者认为,学校录取不能只看分数。

他们认为,非裔和拉美裔学生的能力不输于其他族裔的学生,他们也应该跟其他族裔的学生有同样的机会在精英考试学校念书。但是他们面临其他非少数族裔所没有的困难,包括低年级时候接受的教育质量相对较差,缺乏课后家教和考试补习,在初中时进入优秀快班的机会少,以及种族的负面偏见。

这些因素都会影响学生的考试成绩,从而影响他们被录取的机会。因此,有人提出应该按那些大学一样,把学生的人情理解力(empathy),对他人的服务(service),以及对社会的奉献等因素加入到录取标准里。

然而,这一建议也被很多家长和教育者反对。考试学校只看分数被支持者认为是最公平的政策,也是发现学术天才最好的办法。

他们质疑,当学生年龄这么小,很多思想和素质还在形成发育中,学校不可能依据这些根本不成熟的因素有效地衡量学生的潜力。这是高中录取跟大学录取的一个很大区别。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录取者无法根据学生自身的素质来判断学生是否达到录取标准的时候,这种把族裔多样问题简单化的办法会迅速变成按族裔数量来分配名额。

纽约市和其他地方的公立学校系统应该针对考试学校多样化问题的根本原因进行改革,即提高非裔和拉美裔学生在低年级接受到的教育质量,资助和扩大他们课后补习的机会,学校帮助他们进行考试准备,提高他们进入优秀快班的人数,以及纠正负面的种族偏见。

如果公立学校系统不纠正这些问题,而只是片面改变录取政策,那么即使精英考试学校的多样化问题表面上得到了解决,非裔和拉美裔学生数量在考试学校得到大幅增加,但绝大部分的非裔和拉美裔学生的教育问题依然存在。这也对其他族裔的学习能力强却因为新的录取政策而不能进入考试学校的学生不公平。设立考试学校的初衷就是为了选拔天才学生,如果被扭曲的话,也让人担忧这些学校的教育质量会下降。

一个华人家长说,“如果一个人饿得两腿发软走不动路,那我们应该赶快给他找东西吃,而不是去买个轮椅。”

– 纽约正宗川菜,地道火锅 ,特价午餐 Legend 72
– 看更多精彩内容,每天访问duanzi3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