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昨天小川普的电邮公开以后,接下来的问题是,他违法了吗?违反了什么法律?会牵涉到川普本人吗?是不是现在离弹劾川普更近一步了?还是基本面其实没有什么改变?


从昨天的新闻看,川普阵营的人纷纷支持小川普公开电邮的行为,称这是公开透明的高招。不过事实是他在纽约时报马上要公开这些电邮的压力下被迫抢先一步,争取主动权的一招险棋。

许多法律专家认为,从这些电邮的内容来看,小川普的所为已经有违反美国法律的重大嫌疑。但是也有人认为,他是否违法的事情并非那么直截了当。

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在报道中指出,首先,这件事情的底线是,即使是小川普最后被判违法有罪,川普作为总统可以赦免他。美国总统有很大的权力赦免罪犯。参照尼克松的先例,小川普获得老爸的赦免是有可能的。

而这件事情的核心其实也不在于小川普这样一个川普圈内的次要人物是否会被定罪,而是川普总统本人是否滥用职权,妨碍司法公正和违反总统就职宣誓。

目前司法部的特别检察官没有公布任何关于俄国门的调查的情况。小川普公开的电邮是因为媒体记者的调查跟踪得到的。司法部的官方调查的最后结果可能跟现在表面看到的情况完全不同。

Fordham法学院教授Jed Shugerman在博客上说,小川普的行为绝对不是“叛国”。这是针对希拉里的竞选伙伴,参议员Tom Kaine昨天的评论,他说小川普“可能犯下叛国罪”。

“从法律上讲,任何人说这是叛国是不负责任的。这个词不仅有法律意义,而且也是在修辞上夸大其词。”宪法里的叛国是不同寻常地狭窄定义为在战时帮助敌人,他指出,美国建国的时候,宪法的制定者刚刚进行一次革命,他们很清楚这样的控罪是如何有爆炸性的后果。

对于小川普来说,目前最可能的罪名是违反联邦竞选法,法律禁止竞选团队寻求外国公民或组织的赞助。如果在美国竞选公职,候选人不能寻求或者接受非美国人的帮助。这也是初选的时候桑德斯批评希拉里的一点,因为克林顿基金接受外国的捐款。

“如果这些电邮不是恶作剧的话,那么电邮内容清楚地显示了小川普以针对希拉里的政治对手研究的形式,非法寻求外国公民的帮助。” Common Cause,一家非党派的政府监督组织发表声明说,“这些电邮明确地违反了联邦竞选资金的法律。”

几位法律专家都认可这个看法。但是Jed Shugerman认为事情实际上非常复杂,我们是在“没有先例的地界。”

争议的焦点是莫斯科给小川普提供的信息是否算在竞选资金法规定的“有价值的物品”,法律明确规定这些有价值的物品包括“赞助,捐款,报销和垫付”。

“据我所知,这条法律从来没有应用到信息交流上。”Shugerman说,“而最大的问题是,法庭在应用这条法律到信息分享的时候会非常小心,因为出于对言论自由的保障。”

“所以我们可以说这些电邮里有阴谋违反竞选资金法的证据,但是没有先例把这个法律应用得这么宽泛。”

最后,不只是小川普,川普竞选团队的每个人都有可能被控与俄国阴谋勾结。支持川普的保守派现在提出一个观点,就是这种共谋不构成犯罪。

但是根据联邦反欺诈法律,哈佛大学法学教授John Coates说,“跟任何人共谋,包括外国政府,剥夺他人无形的诚实服务的权利都是联邦犯罪。”

“这应该包括在选举中进行操纵欺骗,这是法律明文规定的。”

支持川普的人士还用希拉里竞选团队的活动来为川普团队作辩护。希拉里的团队在竞选中曾经跟乌克兰政府官员接触会面,支持川普的人认为,这说明川普团队跟俄国政府官员会面被调查其实是反对者大题小作捕风捉影。但是俄国和乌克兰的最大区别是,俄国被广泛认定试图干涉美国大选。

另外有人说克林顿基金接受外国政府大量资金,而川普团队最多只是收到一些毫无价值的信息。但是克林顿基金接受外国捐款并不能作为川普团队无罪的理由。

同样的,川普今天在推特上发帖质问:“为什么同样的标准不用到民主党上?看看希拉里被放过了怎样的事情?丢脸!”


他显然是指右翼媒体广泛报道的希拉里竞选团队跟乌克兰政府官员会面的事件。据说在会面中,乌克兰政府向希拉里团队提供了川普竞选经理跟俄国的关系的信息。如果属实的话,小川普想得到的俄国政府关于对希拉里的不利信息,有可能跟这些对川普不利的信息是同一性质的。


但是,乌克兰没有被认定干涉美国大选,司法部也没有调查希拉里的特别检察官。把希拉里扯进来垫背也许能在政治上扳回一些得分,但是小川普本人和川普团队仍然必须面对法律上的挑战。

– 纽约正宗川菜,新到麻辣小龙虾,火锅 ,特价午餐 Legend 72
– 看更多精彩内容,每天访问duanzi3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