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金融时报》发表报道称,随着华盛顿的政治不和加剧,投资者们也越来越担忧估值偏高的股票和公司债券市场。


自川普今年1月入主椭圆形办公室以来,对共和党控制下的国会将会实施减税、基建支出和去监管的希望正在逐步消退。

外汇市场已经做出了判断。在特朗普当选后立即走高的美元今年大幅下挫。同时,一批专注美国国内市场的小公司的上涨行情草草收场,这些公司曾被视为公司税减税和经济走强的最大受益者。

川普总统任期已经过去7个月,进一步的政治不和迹象让投资者忧心,而他们已经在为华尔街正处在2016年初以来第一次大调整的边缘的警示信号而苦恼。

“在当前估值水平上,橡皮筋已经被拉的非常紧,有可能会绷断,”QS Investors总裁詹姆斯•诺曼(James Norman)说,并补充道,为了免受市场突然下挫的影响,他正把客户转移到消费必需品、工业和科技领域的高分红、低价和低盈利波动性的股票上,比如金佰利(Kimberly-Clark)、陶氏化学(Dow Chemical)和IBM。

引人注目的是,美国央行已经注意到了资产价格的高企,就标准普尔500(S&P 500)指数而言,科技和医疗股领涨,此外高资产价格还推动纳斯达克指数(Nasdaq)今年以来上涨逾15%。美联储(Fed) 7月会议的会议纪要指出“与资产估值压力有关的脆弱性已经从显著上升到很高”。

接受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调查的基金经理表示,股票被高估的程度是自1998年以来最大的。而且尽管第二季度的盈利强劲,但报告高于预期的盈利和销售额的企业的股票,并没有像通常那样收获股价“突涨”——这进一步反映出投资者们对股票高估的焦虑。

在诺曼看来,特朗普对市场的影响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已经从正面人物变回了潜在危险。

“有一些需要展现领导力的事件即将发生——债务上限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诺曼说,他指的是国会需要在未来数月提高财政部的借款能力并避免潜在的违约事件,“不乏有这样一些事情,人们担心这届政府能否做成事情或者能否防止事情发生。”

近几周,美国和朝鲜之间相互进行武力恫吓,再加上川普在白人至上主义者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威尔(Charlottesville)集会并制造致死性暴力事件后发表的言论,引发了两次股市抛售浪潮。

除了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内成员发出严厉批评,还有多位首席执行官从特朗普的商界顾问小组高调退出,最终两个顾问小组解散。上周末,川普麾下的民族主义的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离开白宫。

对一些投资者而言,班农的离开是白宫内部陷入混乱的最新一例,过去一个月,白宫一些引人瞩目的职位纷纷更换人选。还有人认为班农的离开表明白宫西翼的不和正在缓和。大多数人则认同,现在还言之尚早。

“政治风险和经济风险之间有一条分界线,”贝莱德(BlackRock)的多资产策略师特里•辛普森(Terry Simpson)说,“(上周)已经证明,这两种风险很难分开。(川普)在一些社会问题上给出的讯息与许多共和党人的立场不一致。这可能阻碍一些亲商政策的通过,由此使市场停止上扬。”

尽管蓝筹股表现优于平均水平,标普500指数今年上涨8%并达到创纪录高位,但这主要反映出美元走弱和全球增长的改善,这些因素帮助拉动连续多个季度的两位数盈利增长。

“(标普500)并不是因为对川普的过度乐观才达到这一水平,”Federated Investors的资产组合经理史蒂夫•基亚瓦罗内(Steve Chiavarone)说,“达到这个水平是因为盈利增长。这让市场有了余裕,能对华盛顿发生的事情保持耐心。” 但是耐心正慢慢耗尽。

“夏洛茨威尔事件之后,”基亚瓦罗内补充道,“(川普)从左翼和右翼受到了同样多的批评,这使人们质疑我们究竟做成了什么事情。”

信贷市场也正出现裂缝。在政治争论和一轮企业新债发售的浪潮之中,垃圾债券的价格下滑。根据彭博巴克莱指数(Bloomberg Barclays Indices),自本月初以来,投资者对持有高风险债券要求的溢价激增了40个基点。

信贷投资组合经理一直在该领域出手买入,反映出大多数市场上的“买跌”心态。今年,资金涌入美国固定收益市场,迫使投资者加以利用。他们表示,只有出现经济下滑,市场才会被打乱。
“我认为唯一能对市场产生重大影响的是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变高,比如一次收紧,或者意外通胀,”Eaton Vance的投资组合经理凯瑟琳•加夫尼(Kathleen Gaffney)说,“尽管政治风向混乱,基本面和资本理性可能继续将(市场)推高。”

尽管最近政治分歧日趋激烈,一些投资者依然相信国会将努力在税收改革方面取得进展——就算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国会中期选举将在2018年举行,如果没有做成任何事情,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心头中期选举的压力可能会越来越大。

Payden & Rygel高管詹姆斯•萨尔尼(James Sarni)表示,即使是选举前的竞选活动都有可能影响市场。

“这对正在讨论的一些问题有明显的影响:税改、监管改革、基础设施支出,”他说。

“我们将要迎来这样一个时点,游戏格局改变者将要出现——其中一个可能的游戏格局改变者就是中期选举。”

– 纽约正宗川菜,新到麻辣小龙虾,火锅 ,特价午餐 Legend 72
– 看更多精彩内容,每天访问duanzi3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