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诺贝尔奖官网消息,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5日下午1时,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英国作家Kazuo Ishiguro 荣获该奖项。


根据诺贝尔的遗嘱,瑞典政府于同年建立“诺贝尔基金会”,负责把基金的年利息按五等分授予,文学奖就是其中之一。

文学奖颁给在文学方面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该奖项由瑞典文学院颁发。

石黑一雄在获得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后首度表态。在与BBC的采访中,他表示,获得该奖“是个被吓到的惊喜”。他称,诺奖委员会目前还没有联系他,还不知道获奖消息是否真实。若真的获奖,“那将是荣幸,这意味着我走在之前伟大的作家身后,对我来说是巨大的肯定”。

石黑一雄是一位日裔英国籍的小说家。他生于日本长崎,1960年应其父亲的工作需要,石黑一雄全家移居英国,自此三十年后才重新到过日本。石黑一雄曾就学于东安格里亚大学和肯特大学(University of Kent)。与鲁西迪、奈波尔被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他于1982年获得英国国籍。大学毕业后,石黑一雄做了几年社会工作者,然后开始在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学习创意写作研究生课程,在这里,石黑一雄结识了英国女性主义小说家安吉拉·卡特(Angela Carter),对他之后的写作影响很大。

1983年,29岁的石黑一雄发表了第一部小说《远山淡影》,故事讲述在战后的长崎,一对饱受磨难的母女渴望安定与新生,却始终走不出战乱的阴影与心魔。同年,石黑一雄获得温尼弗雷德·霍尔比纪念奖,并被英国文学杂志《格兰塔》(Granta)评选为英国最优秀的20名青年作家之一。

1986年,《浮世画家》出版,这部小说通过一位日本画家回忆自己从军的经历,探讨了日本国民对“二战”的态度。同年获得惠特布莱德奖,并第一次获得布克奖提名。之后,石黑一雄以作品《长日将尽》于1989年获得布克奖。石黑一雄的作品不是很多,但他的文笔和风格为他赢得国际的承认。

2009年,石黑一雄出版了第一部短篇小说集《小夜曲》。全书以音乐为线索,由五个看似独立却又相互关联的故事组成:郁郁不得志的餐厅乐手,风光不再的过气歌星,孤芳自赏的大提琴手,为成功被迫整容的萨克斯手等等,多是对音乐一往情深却不如意的人生故事借音乐人生这个主题,表现了作者一贯的对现代人生存状态的反思: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命运的嘲弄,才华的折磨,以及庞大社会机器控制下被压抑的情感。

2015年,石黑一雄出版了最新长篇小说《被掩埋的巨人》。故事发生在公元500年前后,亚瑟王时代的不列颠。小说讲述一对年迈的夫妻希望寻回他们失落记忆的经历,与此同时他们和邻居却似乎全都染上了一种群体性的失忆症。其创作过程花费了整整十年时间。石黑一雄称其为“寓言式的”。

与其他少数族裔作家不同,尽管拥有日本和英国双重文化背景,但石黑一雄从不操弄亚裔的族群认同,而是以身为一个“国际主义作家”自诩。

他从小生活并成长于英国,受到了英国文化和传统的强烈熏陶。他已经渐渐地把自己当成一个地道的英国人,“年轻一代作家”的一员。
大英帝国的日渐衰落以及世界文学写作焦点的转移,让石黑一雄陷入了沉沉的自卑情结中。不过,让他陷入边缘化文化身份困境的核心要素并不是其所处的社会背景以及文学背景――自卑情结,而是他的个人背景――无根情结。
这种根深蒂固的无归属感,影响着石黑一雄的语言:从表面看上去,他的文字平淡无奇,而实际上,于无声处见惊雷,很多的情感,被刻意地压制,被刻意地掩饰。

最初,石黑一雄用日语的叙事方式写英文小说,达到一种故事人物仿佛在说日语的效果。之后,他意识到应该有一种可以超越翻译的表达方式。石黑一雄不断在写,而脑海里,却不断地在进行各种各样的翻译。

事实上,石黑一雄对于现代日本几乎一无所知。他脑海中的日本印象一直都是根据童年记忆进行建构的,可是现实中的日本却在急速地发展着。作为一名小说作家,石黑一雄从认为他应该创造一个自己的世界,而不仅仅是复制现实世界。他只是在利用英国历史或日本历史背景来衬托他想表达一些萦绕在他自己内心的想法。

石黑一雄把自己的小说创作视为一种国际文化的传播载体,他致力于创作一种能够把各种民族和文化背景融合一起的“国际文学题材”。他曾在访谈中多次说道:

我是一位希望写作国际化小说的作家。所谓国际化小说是指这样一种作品:它包含了对于世界上各种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都具有重要意义的生活景象。它可以涉及乘坐喷气飞机穿梭往来于世界各大洲之间的人物,然而他们又可以同样从容地稳固立足于一个小小的地方……

这个世界已经变得日益国际化,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在过去,对于任何政治、商业、社会变革模式和文艺方面的问题,完全可以进行高水平的讨论而母庸参照任何国际相关因素。然而,我们现在早已超越了这个历史阶段。

如果小说能够作为一种重要的文学形式进入下一个世纪,那是因为作家们已经成功地把它塑造成为一种令人信服的国际化文学载体。我的雄心壮志就是要为它作出贡献。

“记忆”是贯穿在石黑一雄创作始终的主题,第一部小说《群山淡景》讲述了英格兰生活的日本寡妇悦子的故事,故事影射了日本长崎的灾难和战后恢复

《浮世画家》则通过一位日本画家回忆自己从军的经历,探讨了日本国民对二战的态度;

《长日将尽》发生的背景是战后的英格兰,听年迈的英国管家讲述他在战场上的经历;《无法安慰》讲的是在一个不知名的欧洲小镇,一名钢琴家如何挣扎着按照计划去演出的故事;

《我辈孤雏》发生在20世纪初的上海,讲述一名私人侦探调查寻找失踪了的父母的故事;《别让我走》涉及的主题是提供器官的克隆人。

前几部小说都是聚焦于个体记忆,而在《被掩埋的巨人》中,石黑一雄与第一次将写作的主题设立在社会记忆与集体遗忘的问题之上,那些淡然简朴,貌似单调的文字下,深埋着一系列思考。

– 纽约上西72街正宗川菜,新到麻辣小龙虾,火锅 ,特价午餐 Legend 72
– 看更多精彩内容,每天访问duanzi3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