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网易新闻)

一个上市高管要向女神表白,于是将她带到了高级餐厅,张口就是“开瓶82年的拉菲”。看着女神略带惊讶的眼神,高管假装漫不经心地嘱咐侍者:“拉菲最少醒两个小时。”

59e0f538-cad5-4d5e-a3d8-28b92fb70344

这是杜琪峰的电影《单身男女》。不仅是这一部戏,82年的拉菲早在《古惑仔》系列时期,就频频出现在荧幕上,成为了有钱有品位人的标配。

从明星网红微博常晒的与拉菲酒瓶的合影,到你一定见过的表情包“喝杯82年的拉菲压压惊”,82年的拉菲早已成为一个当之无愧的中国特色流行符号。那么,为什么拉菲如此有名?82年有什么特殊的?而更重要的是,为什么82年的拉菲独独在中国会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传奇?

82年拉菲在今天常常出现在一些地方电视台的直销广告中,使得一些警惕的中国读者可能会误认为82年拉菲并不存在。但其实,82年拉菲确有其事,一切都要从法国波尔多地区说起。
法国波尔多酿造葡萄酒的历史悠久,作为葡萄酒庄园的拉菲城堡(Chateau Lafite)早在1234年就有了记载,但直到18世纪初才博得了皇家的认可。

18世纪,酿酒天才尼古拉斯·亚历山大·塞居尔侯爵继承了拉菲城堡,他利用自己出众的酿酒才能和与皇室的亲密关系,让拉菲葡萄酒获得了“国王的酒”的称号。后来,连即将成为美国总统的托马斯·杰弗逊都成了此酒的忠实粉丝。此时,拉菲已经高大上气息浓重,有众多名人代言。
法国大革命以后,拉菲酒庄作为皇家私有财产被充了公,之后几经易手,直到1868年被罗斯柴尔德家族买下,正式更名为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至今都还被此家族所有。

Chateau_Lafite

在1982年之前,70年代末的整个波多尔地区正陷入“假酒案”的低谷中。当时的大经销商Cruse酒业,把廉价的散装酒伪装成名庄酒出售,卖出了300多万瓶涉案酒,占当时波多尔酒年销售量的5%。这件事让波多尔声名狼藉,所有酒庄的销量都跌至谷底,甚至连一级波多尔酒庄的酒都沦落到杂货店的促销柜台上。

而1982年给了波尔多红酒一个翻身的机会。1982年的波多尔地区迎来了一个完美的夏天:日照长,气温高,雨水偏少但并不干旱。在这种天气下收获的葡萄成色饱满,果香浓郁。完美的天气加上改良后的酿造技艺,波尔多葡萄酒重新获得了市场的关注。

除了那一年天公作美,80年代职业评酒师的出现,也为传奇的82年送上了一臂之力。

在1980年代之前,评酒师更像是红酒的促销人员,而不是为消费者提供中立建议的红酒专家。直到80年代的,消费者保护主义运动风起云涌,产生了两个最早的独立评酒师:罗伯特·芬尼根(Robert Finigan),和罗伯特·帕克(Robert M. Parker Jr.)。两人打破了与酒商的利益联盟,为消费者提供了更为中立的红酒建议。

罗伯特·帕克在自己的半月刊简报The Wine Advocate上坚称82年是波尔多红酒的“世纪之年”。他不但对酒本身给出最高评价,而且像个信心百倍的股市分析师一样简单粗暴地告诉消费者,82年波尔多的期货,尽你最大努力能买多少就买多少,以后肯定涨价!

不久之后,越来越多的其他评酒师开始同意帕克的观点,包括一本很有影响力的评酒杂志《酒类观察》(The Wine Spectator)。整个产业对82年波尔多红酒的评价开始压倒性地往好的一面倾斜,这给了消费者极大的信心疯狂买入期货,使82年波多尔红酒的价格一路飙升。帕克自然也随之声名鹊起,成为了全世界对红酒销量与价格影响最大的评酒师之一。

不要低估专业评酒师对红酒行业的影响力。被《纽约时报》评价为“帕克一品酒,酒庄就发抖”的罗伯特·帕克,给一瓶酒打85分还是95分,就是六七百万欧元销售额的区别。

接下来,拉菲在中国走红。

1855年巴黎世界博览会时,为了方便国际市场,法国制定了波尔多红酒的分级制度,共有四个酒庄被封为一级。拉菲、拉度、玛歌、奥比安(Lafite,Latour,Margaux,Haut-Brion)四个酒庄,加上后来被升级的木桐(Mouton)一共五个,都被认为是波尔多红酒的顶尖之作。

拉菲是其中之一,但五个酒庄各有特色,并没有优劣之分,82年的优势也是对于整个波尔多地区的,并非只有拉菲好。那为什么在中国只有拉菲特别有名,而其他四个都很少人认识?

拉菲在中国市场有着先入为主的优势,主要归功于被称为“亚洲红酒教父”的香港酒商叶福章(Thomas Yip)。

70年代叶福章负责为香港半岛酒店集团采购酒品,在法国酒庄与红酒市场建立了宝贵的人脉。1979年改革开放后,西方公司被允许和中国国家机构成立合资企业,于是半岛酒店集团接管了北京建国大饭店,叶福章也因此成为将红酒引进中国大陆的第一个民间业者。当时波尔多红酒在全中国的销售额也只有三百箱,只供给各国使馆。

到了80年代,叶福章在香港成立福尧贸易有限公司(Topsy Trading Co.)自己打天下,并幸运地遇到了一笔极划算的好生意:几百箱清仓大甩卖的82年拉菲。这次引进是一级酒庄红酒第一次有规模地涉足大中华地区,也是拉菲在中国出名的源头。

一级酒庄的名号在香港很快就成了身份与财富的象征。转眼间,香港电影里从赌神到古惑仔,都开始喝拉菲。《赌神》里,发哥带着他自信迷人的微笑,潇洒地要求“来一瓶82年的拉菲”;《古惑仔之龙争虎斗》里,秦沛饰演的马来西亚拿督在夜总会更牛逼地叫服务员“拿几支82年的拉菲来”;《放逐》里,林家栋则装逼过头地声称自己连“漱口都是82年拉菲”。

97年香港回归以后,就着地理位置的便利,广东的商人开始将拉菲从香港的免税商店带到大陆的酒桌上;江浙一带商业头脑灵活的商人也开始炒拉菲赚钱了。2004年中国大陆降低进口葡萄酒关税,更加助推了这一趋势。

拉菲酒庄的所有者罗斯柴尔德集团,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走在了成为中国最红葡萄酒的路上,但既然木已成舟,在中国的市场推广自然也要格外抓紧。

2005年,拉菲参加上海举办的“法国著名奢侈品牌展”,进一步加深自己在中国消费者心中高贵的形象;2008年,拉菲在那年的酒瓶身印上大红色的汉字“八”,不遗余力讨好中国消费者爱吉利的心理。

在各方努力下,2010到2011年间,拉菲在中国的价格达到了顶峰。在2010年10月香港苏富比(Sotheby’s)的一场拍卖会上,3瓶1869年的拉菲被中国人拍到了150多万元一瓶的高价,就连并不稀有的2009年拉菲的期货,也被拍到了4万多元一瓶。据伦敦的葡萄酒交易所Liv-ex说,好年份的拉菲红酒比其他一级酒庄的价格要高出130%。

红了的拉菲树大招风,各种拉菲广告开始出现在电视广播与报纸。”82传奇拉菲,独具法国风味,值得珍藏,原价1999,现价只要999……“这对只闻其名未尝其味的无知群众很有诱惑力,感觉买了这瓶999元的82年拉菲,立马跻身”喝拉菲的人“这个上层阶级。

和茅台一样,拉菲产量有限。真正意义上的拉菲酒需选用树龄在30年到40年之间的葡萄酿造,且对葡萄的品质和窖藏环境要求极高。根据拉菲官网显示,拉菲一年的产量在1.5万箱到2万箱之间,也就是20万瓶左右(每箱12瓶)。刨去与酒庄合作的全球各王室的订单,真正流入市场的不超过19万瓶。其中,三分之一配给欧洲,三分之一配给美洲,剩下的三分之一才会留给亚洲。其中,中国大陆及香港每年的配额大概为4万到5万瓶。

但充斥媒体的各种促销广告又让拉菲看起来货源充沛,价钱划算。央视《经济信息联播》报道称,东莞一家知名的五星酒店一年就可以卖出4万瓶拉菲,广东地区每年的消费量是正常进口量的5倍以上。拉菲的中国现象让不少人困惑。

实际上,这些广告卖的拉菲名堂繁多,此拉菲非彼拉菲。”拉菲“这个中文名字并不是注册商标,所以经销商们可以把任何一个发音相近的外文名翻译成”拉菲“,既没有在说谎,又没有违反任何法律。而绝大部分中国人是只认中文的,所以很难看出区别。

连拉菲酒庄的总裁克里斯多夫·萨林(Christopher Salin)都说,拉菲在中国的品牌形象上最难解决的问题,是中国人在起名上的创造力。比如把法国有一个酒庄叫做Chateau Smith Haut Lafitte,多了一个”t“,却一样可以被音译成”拉菲“。

更难辨真伪的是用真拉菲瓶子灌装的假拉菲酒。鼎盛时期,一个正品82年拉菲的空瓶子就能卖两三千人民币,而且很可能被重复利用很多次,直到磨损严重到无法让人信服再退休。要是再算上什么拉菲儿,皇家拉菲,拉菲古堡之类的山寨变种,在中国买到真拉菲的几率就更小了。

2011年两会期间,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直接表示:“(拉菲)10年产量赶不上中国一年的销量,所以百分之八九十的产量都是假的。”

除了跟拉菲酒庄扯不上半点关系的假货,拉菲自己的副牌和其他下线牌也一样水很深,名字虽不同,但都带拉菲两个字,一般人也不知道区别。拉菲酒庄的副牌叫Carruades de Lafite,人称“小拉菲”,区别于正牌“大拉菲”。

最好的酒要使用30-40年的葡萄藤,而80年以上的葡萄藤则太老,要换掉种新藤。在新藤长到30-40岁这段时间里,为了节省开支物尽其用,酒庄就用这些新藤的葡萄来酿制像小拉菲一样的低端副牌。

这些副牌本来应该非常便宜,价格比二级酒庄的酒还低,但小拉菲从2005年开始价格翻了10倍,卖出了跟其他四个一级酒庄的正牌酒差不多的价,就因为拉菲这个名字。另外一些人则认准了拉菲的五根箭标志,所以罗斯柴尔德家族在世界各地酒庄的产品,只要带五根箭标志,不论好坏都一律大受追捧。

76882fa3a97f4a4ab3a9bfa1c6d5bb0d

然而泡沫总是要破灭的。2013年,欧洲的葡萄酒交易所发现高档红酒市场的交易金额猛跌,大家都迷惑不解,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高档红酒的最大买家——中国——出事了。2012年底的十八大出台了一系列严厉的反腐倡廉政策,禁公款吃喝铺张浪费,政府官员不但不敢要求喝拉菲了,有人主动请都要躲着,免得被抓典型。

失去了中国官商这个中坚力量,根据Wine Searcher的数据,到了2015年,82年拉菲已经跌到了2011年一半的价。之后虽然略有回暖,但恐怕不会重新拥有当年的风光了。

相反的,高品质中等价位的葡萄酒在中国的销量却连年上升,来自澳洲,西班牙,智利等的品牌种类都开始得到认可。中国人不再非波尔多不喝了:反正喝来喝去都是假的,要么就是搞不通名堂的下线品牌。要想不上当,就干脆别喝拉菲。既然拉菲不再是送礼请客的标配,也不是非它不可,不如尝试下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