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白天都没什么机会和你说话,只能憋到晚上给你发句晚安。但你可别小看了这两个字,它可包含着我今天清晨见到的阳光,中午看到的白云,傍晚遇见的微风,包含着我这一天每句想对你说的话。”

每年过年窗外鞭炮爆竹啪啪响,你以为是辞旧迎新,其实那是生活在扇你这一年来作妖的失败耳光。

照镜子的时候:我咋这么好看???
自拍的时候:我咋这么丑???
别人帮我拍照的时候:我这么好看,你咋把我拍这么丑???

等我练出腹肌,以后再有人问路我就掀开上衣,指着肚子说,大姐你看,你现在在这个路口……

懂了。 “敢在别人面前丢脸才说明你开始自信。”

我想要看起来漂漂亮亮的原因
为了我自己。
为了我自己。
在其他碧池的心里种下
嫉妒的种子。
为了我自己。

你总说不想社交
其实压根就没人找你吧

酒精是一种非常厉害的溶剂。它能溶解你的青春、婚姻、家庭和事业。

听说徐锦江是岭南画派国画大师已经够震惊了,刚才得知黄秋生是大圣劈挂拳掌门人,还是传统国技总会会长。。大隐隐于碟啊。

家里来了个又漂亮又有钱,住四层别墅的女孩,特别喜欢猫。
女孩:“我们全小区的流浪猫都是我在养,还带了九只回家。”
我想了想说:“喵~~~~~”

前女友是我小姨子的上司,小姨子工作犯错要被开除,老婆让我找前女友求求情。于是我打了电话,前女友问明情况后说:“她让你找我,你就找我?你有没脑子的?明摆着在试探!我要是为了你帮这个忙,她一定整死你信不信?”

朋友对我说:每天小朋友放学回家,都要胆战心惊地问孩子今天学了些什么,特别是历史、语文和德育课,课本上怎么写的,老师怎么说的,都要问清楚,好多题目自己是必须跟小朋友重讲一遍的。我感同身受,女儿还在上广州最好的幼儿园时,就学了一条日本都是坏人回来,直到去日本旅行才确信自己学错了。教材们,尤其是老师们,能帮帮下一代吗?

昨晚有件很奇怪的事。
1:47分临睡前,我接到未知电话,拿起来第一句话是:“你好,我想自杀,我不认识你,就找个人留句话。”号码很远,北京口音。
我没反应过来,慌了一下,反射性说:“别,哎……好,哎不对。”
我反应了一下说:“哎你先别挂,我问你个事。”她说:“我不想说原因。”我说:“不问那个。你看不看相声。”她停了一会才说:“我和前男友去过一次德云社。”我说Ok。
然后我凭记忆开始报菜名。
其实十几个就停了,最后背出鱼香肉丝小青椒炒肉。从蒸花鸭开始她就笑,笑声很细,全是气音。报完之后我俩都几秒没说话。
我说:“我饿了。”很刻意的吧嗒了下嘴。
她没说话,里面全是风声。
我说:“你饿不饿,我知道你们北京三里屯半夜还有饭馆开着。”
我说:“羡慕,我现在想吃就只能自己去弄个蛋,我家里还只剩一个蛋了。”
她过了很久还是什么都没说,最后呼吸风声都没,一下挂了。
我一宿没睡好,很后悔报了那趟菜名,觉得是不是还是学别人,说点别的,大的事儿比较好。结果今早晨十点多接到个电话,接起来背景很喧杂,第一句话是:“谢谢,我在吃煲仔饭,真好吃。”说完就挂了。
……
操他妈的,报菜名真好。人间还有煲仔饭,晚上就去吃。

最典型的例子是西藏的喇嘛。他们也天天呼吁保护传统文化,呼吁大家不要打扰少数民族的传统生活,让少数民族的宗教自由发展。实际上呢,藏传佛教喇嘛全国到处跑,给各个社会阶层当心灵导师,这根本不是什么传统,而是在市场经济环境下人心迷茫,被这些喇嘛乘虚而入的表现。他们当然希望眼下这个状态能天长地久。他们让自己的同胞过落后的生活,是为了给自己的宗教地位增加神秘色彩,好到发达地区骗钱,让自己长久地过现代化生活。
西北这些伊斯兰教贵族也是一样。西北的回族宗教家族叫门宦,大多数门宦的历史也就延伸到清朝,有些甚至是民国年间才出现的,红军到西北的时候,新的门宦和老的门宦还在激烈内战呢。他们也说保护传统,保护的其实是民国战乱环境下,自己刚刚形成的封建权利。这些天天呼吁保护传统文化的人,自己最不传统。为了对抗他们,我们不能用神话对抗神话,不能用所谓的传统去对付传统。我们应该理直气壮地说,我们的生活过得好,不是因为传统文化留下了多少好东西,而是因为我们主动迎接了现代化。现在整个国家应该在现代化的旗号下继续前进。
马前卒2018年1月的演讲——《保卫我们的现代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