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管道天然气输送量的骤降,给中国本已紧张天然气供应带来更大的考验。

20171130121157155715_ZYCH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下称中石油)1月31日下发的文件显示,由于目前供气形势持续恶化,1月30日中亚管道来气从1.2亿立方米降至0.7亿立方米,同比减少近一半。

“中国联合石油有限公司(下称中联油)已经在与中亚供气国家进行交涉。”一位接近消息的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透露,“如果中亚管道输气一直不恢复,企业也无计可施。供气国可以把供应中国的天然气转输到欧洲,卖出高价。”

“现在国内的天然气是历史最低库存。”该人士提供的北京油气调控中心数据显示,1月31日8时,国内天然气管网管存达到应急低管存值19.9亿立方米;截至2018年1月30日8时,按照当前管网可供销售资源量4.20亿立方米/日、销售需求4.45亿立方米/日和自耗气500万立方米/日的速度来计算,国内的天然气资源缺口已经达到约3000万立方米/日。

“中亚供气国没有按照合同约定把应该给中国的天然气输送过来,理由包括输气设备坏了没钱修等。”一位来自三大国有石油公司的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由于中亚供气国自身用气量上升,并且希望对输华天然气涨价,没有按计划执行与中石油签订的天然气合同。

在中石油下发的这份名为《关于再次重申严格执行日指定计划的通知》中(下称《通知》),措辞严厉地指出“中亚来气持续欠气2000万立方米/日,日均欠量达3000万立方米以上”。为全力维持管网安全运行,中石油将严格按日指定计划控制供气,坚决采取到量关阀和控制销售措施。否则“接近临界管存的中石油管道面临崩盘危险。”

始于阿姆河右岸的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边境的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是世界上最长的天然气管道,全长约一万公里,经乌兹别克斯坦中部和哈萨克斯坦南部,从霍尔果斯进入中国后为“西气东输二线”。 其中土库曼斯坦境内长188公里,乌兹别克斯坦境内长530公里,哈萨克斯坦境内长1300公里,其余约8000公里位于中国境内。

土库曼斯坦是中国管道天然气进口第一大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来自土库曼斯坦的进口量为1932.2万吨占同期中国管道天然气进口总量的84.6%。

今年冬季,土库曼斯坦却突然减少了供应。短供最严重时,中亚天然气管道日供应量比计划低4000万立方米左右。这样“一增一减”的突变,导致国内出现近年来最大范围的“气荒”。

“1月份,土库曼斯坦对华输气的气源来自土库曼天然气康采恩已经停机三次。”上述《通知》显示。

除了管道输气,中国还以液化天然气的形式从卡塔尔,澳大利亚,印尼,美国等国家进口天然气。去年11月美国特朗普总统访华期间,中石油已经与美国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出口商切尼尔公司NYSELNG签订了一份为期20年的LNG贸易框架协议,提前锁定了中国市场。上周华尔街日报曾报道,切尼尔公司的管理方表示,虽然预计到中国的需求强劲,但是实际的需求规模之大,依然让他们大吃一惊。

可以预计,未来美国天然气进入中国将愈加频繁,成为中国进口市场中极具潜力的竞争者,并有望重塑中国的进口格局。对比其他来源地,美国资源有独特的优势:供应量庞大,价格低廉,运输条款灵活并脱钩油价,这些都与全球天然气贸易的发展趋势高度吻合。传统的点对点交易、长约锁定、挂钩油价等贸易方式正逐渐退出,代之以更活跃的现货交易、小单交易,脱钩油价,不限定目的地等,几个独立分散的区域性市场正逐步融合为一个全球性的网络。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在十二五期间录得年均12.4%的增速,2016年增长仍在两位数。据预测模型显示,2021年中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将达3453亿立方米,5年复合增长率9.4%;进口量1544亿立方米(约1.1亿吨),5年复合增长率15.1%。鉴于中亚、中缅管道输气量增长有限,未来中国进口天然气的增长主力将来自液化天然气, 预计2020年中国液化天然气进口量突破5000万吨。对于切尼尔公司这样的美国液化天然气公司,这无疑是利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