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几周来美国政坛人人都高度关注的FISA备忘录终于公开。FISA全称是外国情报监控法案,美国执法机关需要在关于外国情报活动的事务中监控美国公民时,需要向一个秘密的FISA法庭递交申请,得到批准才能展开监控。

在公开的备忘录里,国会共和党议员说,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在大选期间误导法官以获取监控川普竞选助手的许可。

从目前公开的四页的文件来看,这份备忘录指责美国司法部在2016年不恰当地使用一份研究报告来得到监控的许可。这份报告是由选举对手针对当时还是总统候选人的川普写成的,即后来著名的Steele Dossier。利用得到的监控许可,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对川普的竞选团队和交接团队进行了调查监控。

根据这份备忘录,从Steele Dossier得来的信息是监控得到批准川普竞选助手Carter Page的“主要”原因。这份备忘录说,当时是联邦调查局副局长的McCabe在12月告诉国会的委员会,如果没有Steele Dossier里面的信息,就不会有监控Page的许可。

更为重要的是,这份备忘录说,在申请监控许可的时候,执法机关没有告诉FISA法庭这份Steele Dossier报告的来源。这份报告是由希拉里的竞选团队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付钱雇人调查后写成的。

这份备忘录还说,尽管联邦调查局有“清楚的证据”,前英国间谍Steele对总统候选人川普有偏见,但是联邦调查局在申请监控许可时没有向法庭披露这一点。Steele曾对当时的副总检察官说,他“竭尽全力不要让川普当选,不要让他当总统”。

国会的保守派人士暗示说,这是比水门事件还要糟糕的丑闻,并说可能会导致对川普竞选团队正在进行的通俄调查终止。

与此同时,民主党人士表示,这份备忘录是挑取一系列不准确的陈述来打击特别检察官穆勒。他们已经起草了一份反击共和党备忘录的文件,但是本周早些时候投票决定不立刻公开发布这份文件。

据说共和党的这份备忘录是由国会发言人共和党议员Paul Ryan帮助国会委员会跟美国司法部达成协议,由司法部提供相关材料写成的。这份备忘录公开以后,司法部指责这是违反协议的行为。但是Paul Ryan和Nunes都否认这违反协议。

Nunes是国会情报委员会主席,这份备忘录就是他的手下写成的。

目前,各方对公布备忘录反应不一。共和党方面虽然大多支持公开备忘录,但是据说Paul Ryan敦促国会共和党议员不要就这份备忘录大作文章,更不要跟特别检察官穆勒进行的调查联系起来。

华盛顿邮报报道说,白宫办公厅主任John Kelly相信公布备忘录不会危及国家安全,但是他认为关于这份备忘录将带来的冲击是被夸大其实了。联邦调查局局长曾会见Kelly,说公开备忘录会造成泄密。Kelly拒绝了他的说法,表示不会反对公开备忘录。

共和党参议员麦肯恩发推特说,“攻击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对美国的利益没有好处,对党派的利益没有好处,对总统的利益没有好处,只对普京有好处。”

指导创建这份备忘录的共和党议员Nunes表示,这是“保护美国公民不被外国情报监控法案滥用的法律程序,却令人人不安地遭到破坏”。

民主党则说,这是为终止穆勒的通俄调查找借口,将带来“宪法危机”。

当事人Carter Page在发表的声明中说,“通过国会领导人勇敢而不懈地监管,发现了这个史无前例的法律程序被滥用的问题,这是修复美国民主的一个巨大的历史性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