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华人学生抑郁症和自杀的事件不断出现在新闻报道里,很多人认为是华人教育方式的问题,例如过于强调学习成绩,缺乏交流,不懂得小孩的心理健康。然而,美国的高中究竟是什么样的呢?小孩在学校里的真实体验是什么呢?

美国媒体A&E最近制作了一个关于美国高中学校的纪录片系列。在片中,七名成人化装成高中生,在堪萨斯州的一个高中上了一学期的课。

参加化装摄制的人说,尽管他们中有些五年前才从高中毕业,但是今天的学校已经跟五年前有大不相同。

这些变化主要是智能手机带来的。教师对教室的控制正在被削弱,而学生仍然迫切地需要找到能交流的人。

这些化装成高中生的年轻人的年龄在21到26岁之间。他们跟学生一起商科,参加俱乐部,亲眼目睹了高中生每天在学校的日常生活。即使是在五年前才毕业的人也觉得高中学校完全跟以前不同。

这部纪录片的名字叫“Undercover High”,拍摄的地点在美国堪萨斯州的Topeka的一所高中学校。

下面是影片曝光的一些大多数成年人不知道的美国高中生日常生活的情况。

  • 社交媒体彻底改变了日常生活

社交媒体对青少年的日常生活产生了深远的营销。每天随时在线给学生带来很大的压力,促使他们从早到晚都在花时间打理自己在网络上的形象。

social-media-has-changed-the-game

一名化装成高中生的成人对记者说,“在高中学校里我发现跟班上的同学一起经历的挑战,由于信息技术,电脑,手机,社交媒体的出现,是一个从早到晚,从周一到周五,24/7的,时时刻刻都无法逃避的事情。”

  • 教师的控制被空前地削弱

社交媒体的问题不再是一个放学以后的问题。这些成人学生吃惊地发现,在许多教室里,大多数学生在大部分时间里都在使用手机。

teachers-have-less-control-than-ever

一名高中生说,“上课时间是不应该拿出手机来的。但说实话,我们都不管。”

这家学校的校长说,虽然社交媒体在学校的网络上被封掉,但是教师对学生用自己的手机和电脑上网使用社交媒体就无能为力。教师说,每天他们都必须化很大力气让学生集中注意力到上课的内容上来。

  • 即使已经放学,霸凌却仍在继续

另一个社交媒体和信息技术带来的问题是,霸凌成为一个7天24小时不间断的活动。

而更糟的是,教师和校方几乎不可能监测网上的霸凌,很多事情在教室里开头,然后在学校里发酵,最后在家里变成巨大的问题。下图中的Daniel是一名年轻的牧师,他是参加化装成学生的成人之一。

bullying-doesnt-stop-when-the-final-bell-rings

“在以前,如果一个学生被欺负,那可能是因为一个人,一件事,发生在操场或者是等学校巴士的时候。事情可以解决,然而就结束了。”

“但现在可能是一个人的事情,但是所有的人都会参与,而到第二天的时候,有人说要打架,有人不上学,有人威胁说要自杀。一件独立的小事在一夜之间变成一个大问题。”

  • 总是有压力让女生分享她们自己带性含义的照片

这些化装的成年人发现,女生在学校里还面对一个特别的问题:她们经常被催促分享自己和他人的带有性含义的照片。

girls-are-constantly-pressured-to-share-sexual-images-of-themselves

“现在这已经成为一件正常的事情,在社交媒体发她们自己和很多人一起的各种性感照片,然后根据别人的看法来给自己打分。”

这样的压力的结果有时候是灾难性的,例如她们的照片被泄露到网上,或者用来被同伴嘲笑羞辱。

一名女生说,”这些拍摄暴露照片的往往是一年级的新生,她们很傻,不管谁问她们要照片她们都会给。”

  • 发生抑郁症的人数正在创新的纪录

部分由于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出现,美国青少年的抑郁症发病率和自杀率正在直线上升。

they-are-struggling-with-depression-in-record-numbers

看来其中一个原因是,社交媒体可以量化一个学生受欢迎的程度,决定他们在社交生活中的地位。

“现在不光是你在学校里的形象你必须维持,比如你穿什么鞋,什么品牌,什么样的书包。”

“你还必须在社交媒体上维护自己的形象。你得到多少点赞,多少颗心,你在粉什么人,你有多少粉丝。这些都让以前的那些事情的重要性加倍。”

化装成学生的年轻牧师Daniel说,学生很容易把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得到的回应当成个人的事情。

“他们的自我价值都捆绑在社交媒体上,全看他们的照片得到了多少点赞。这对于学生来说很让他们焦虑的,尤其是当照片没有人点赞时。”

  • 青少年怀孕的问题跟以前不同

一名化装成女学生的成年人Nicolette自己曾在念高中时怀孕。她说,那个时候这个话题是“禁忌”,人们都躲开她。

teen-pregnancy-isnt-what-it-used-to-be

“很多人跟我说,你这辈子完了。你不能进大学,你要从高中退学。周围没有任何人支持我。”

而现在她发现完全不一样。

学校有日间托儿所来帮助那些怀孕生子的高中生,让她们可以完成学业。

她认为这是很大的进步。

  • 最重要的是,学生需要找到能交流的人

对那些“问题学生”,扰乱课堂秩序的,无法集中精力学习的,可能无法毕业的学生,这些化装成学生的成年人试图找到背后的原因。

and-most-of-all-they-just-want-someone-to-talk-to

他们的体会是,一名成年人说,“当我回到高中的时候,最突出的事情是今天成年人和青少年的脱节与隔膜。而且这些隔膜还在加深。大多数成年人根本不知道现在的青少年每天都在经历什么。”

“他们渴望成年人理解他们,接受他们,明白他们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我认为家长和父母并不理解他们所面对的。”

– 纽约上西蜀留香72街正宗川菜,新到麻辣小龙虾,火锅,特价午餐 Legend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