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新浪财经)

春节前四个交易日,华仁药业连续四个跌停;春节后前三个交易日,华仁药业又是连续三个跌停!

最近7个交易日全部跌停,市值蒸发84亿、人均巨亏42万的背后,华仁药业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呢?

分析一家公司之前,先看来了解一下它的概况。

华仁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前身青岛华仁药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5月,主要从事非PVC软袋大容量制剂的研发、生产、销售,拥有国内最大的非PVC软袋输液单体生产工厂。

2010年8月25日,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目前年输液生产能力达5.3亿瓶袋,公司拥有基础性输液、治疗性输液、营养性输液、腹膜透析液等66个品种135个规格的产品,涵盖非PVC双管双阀、单管单阀、单管双阀、塑料瓶和玻璃瓶多种包装形式,覆盖 50—3000毫升全部规格,是军队和卫生部门应急储备的定点输液生产企业。

除了输液袋这一核心产品之外,华仁医药还下设华仁肾病专科医院,子公司从事医疗器械、包装材料、医药流通等多个领域。

以上三段话就一个意思:华仁药业是一家主要做输液袋的企业,此外还干了点其他生意。

锐眼哥在上篇关于好利来的文章中写到,好利来在上市之前业绩连年增长,但上市之后立马变脸,业绩连年下滑。那么,作为好利来难兄难弟的华仁药业是不是也是这样呢?

从下图华仁药业的年度利润表中可以看出,它还是比好利来强一些的。因为在2010年上市之后,华仁药业的业绩并没有马上变脸,而是继续增长了三年。

2013年,华仁药业的净利润首次突破1亿元大关,达到1.22亿;然而之后的业绩就突然大幅度下滑了:

2014年,净利润由1.22亿暴跌至5615.4万元,下降幅度高达50%以上;

2015年,净利润由5615.4万元暴跌至2293.65万元下,下降幅度连续第二年超过50%;

2016年,净利润为2394.62万元,终于止住了下滑态势,但仅仅比上年增长了100万元左右。

如此低迷的业绩,华仁药业2014年之后股价暴跌才对,而事实却大相径庭:

在2015年之前,华仁药业的股价一直是不温不火的状态,然而在2015年6月初,收购红塔创新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股权复牌之后,华仁药业的股价出现了连续12个涨停板的暴涨。

如此多的涨停,一是重组的利好,二是当年2-6月停牌期间大盘指数大涨之后的补涨需求。

随后,在三次“股灾”期间,华仁药业与其他股票的泥沙俱下一样,股价出现了大幅下跌。

然而,在2017年5月之后,华仁药业的画风完全变了!

2017年5月-2018年1月,华仁药业股价从6.3元,一路单边上涨到最高的14.18元,涨幅高达125%,远远跑赢同期几乎不涨不跌的创业板指数!

这种走势的股票,很显然是一只庄股。

现在这支7天7个跌停,华仁药业到底出了什么大利空呢?

要了解一家上市公司最近发生了什么,最直接的办法是看其发布的公告。

2017年6月20日,华仁药业发布配股预案,拟募资用以偿还有息负债,补充流动资金,控股股东广东永裕恒丰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广东永裕”)和永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承诺将现金全额认购配售股份。

2017年11月13日,华仁药业再次发布公告,宣布公司配股获得证监会的审核通过。

1月29日,华仁药业发布《配股提示性公告》,主要有以下两个要点:

1.配股比例及数量:按每10股配2股的比例向全体股东配售,共计可配股份数量197,221,027 股,募资总额不超过7.03亿元。

2.配股价格:本次配股价格为3.56 元/股。

3.56元的配股价格仅为公告当天二级市场收盘价13.87元的25.7%。也就是说,配股的价格比正股价格折价了近75%!

配股价格这么低,有正股的投资者当然要买!而华仁药业的配股结果也反映了这种情况:

此次配售比例高达99.435566%,几乎所有投资者都参与了配股。

但就当投资者们都感觉捡了一个大便宜的时候,他们的噩梦悄然开始了。由于正股价格是配股价格的近4倍,如此悬殊的价格比终于导致了正股价格的崩盘。

2月9日-2月26日,华仁药业来了个“跨年跌停”,春节前最后四个交易日+春节后前三个交易日全部跌停!

假设某位投资人在1月31日以收盘价13.76元买入华仁药业100股,其后又以3.56元/股参与10配2的配股,即合计花费成本1447.2元持有120股,但是目前(按2月26日收盘价6.60元计算)120股的市值仅为792元,则意味着该投资者账面损失已达45.3%。

2月9日,华仁药业发布2017年业绩快报,预计2017年净利润同比增长60.16%。

对比之前几年业绩的连续暴跌,60%的增长可以说是重大利好了!

然而市场并没有被这种“利好”忽悠住,华仁药业当天就开启了暴跌之旅。

相关资料显示,华仁药业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周希俭通过广东永裕恒丰投资有限公司和永裕恒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华仁药业2.6亿股股份,占该公司总股本26.46%;其所持股份累计被质押2.36亿股,占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90.28%。

数量如此巨大,股价的暴跌,让周希俭股权质押的风险迅速浮出了水面。如果股价的下跌挡不住,周希俭轻则爆仓,重则失去公司控制权。

股价越跌越低,周希俭也越来越着急。

华仁药业2月22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周希俭2月21日向公司董事会提交了《关于鼓励内部员工增持公司股票的倡议书》。倡议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全体员工积极买入公司股票。

号召员工买入自家股票,期望借此把股价托起来,但又不给股价兜底承诺,这不就是把风险让员工承担吗?这是不是有些不地道呢?

事实也让周希俭失望了,在号召员工增持的公告发布之后,华仁药业的股价并没有被托起来,反而又出现了两个跌停。

股价越是下跌,公司暴露的问题也就越多。

最近几年,华仁药业的业绩虽然一直下滑,但应收账款却是逐年增长的。

这些年来,华仁药业的应收账款从1亿多,到2亿多,涨到了后来的4亿多,5亿多,6亿多……

应收账款巨大,不仅说明公司资金使用效率低下,存在流动性风险,而且还反映了公司面临着大额坏账损失的风险。

资金收不回,坏账风险高企,华仁药业的现金流形势不容乐观。

作为一只庄股,华仁药业的崩盘显然是庄家不顾一切的拼命出逃所致。虽然是一只庄股,但崩盘之前几个月“小碎步”慢涨的漂亮图形和低价配股的诱惑,显然也让不少不明真相的个人投资者参与了进来。

在当前“无注册制之名,但有注册制之实”的大环境中,每个投资者都要改变思维模式,彻底抛弃“天天看分析庄家的书籍,天天研究股票图形,天天想着跟住庄家吃肉,天天想着自己比庄家先出货”这种落后的“跟庄”思维。

在股票供应量持续加大的当下,越来越多没有业绩的小盘股会长久、持续的下跌,华仁药业作为一只200多倍的市盈率的“庄股”,显然难以逃脱这种命运。

除了要远离估值高、基本面差的庄股以外,投资者还应当警惕大股东高比例股权质押的股票。

很多股票之所以会成为庄股,往往是因为大股东把股权质押后套钱出来,爆炒自家股票,他们自己给自己的公司坐庄,不久前被央视曝光的大连电瓷股价操纵案就公司内部管理层操纵股价的一个典型案例。

在监管越来越严格的当下,越来越多的庄股会“东窗事发、原形毕露”的!

在股市整体生态环境发生巨变的当下,抛弃跟庄思维,远离庄股,已经成了投资者在股市安身立命的一项必备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