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豆瓣)
作为一名高中班主任,在学校见过不少小情侣。看到「情话」,一时间想起的,都是他们。

1 /
某对小情侣被请来办公室喝茶。老师刚说了个开场白,男孩就抢话道:「老师,反正,所有责任都在我,跟她没关系。是我死缠烂打穷追不舍,她心软可怜我才答应我的。所有罚我一人受,除了您要说让我不继续喜欢她,这个我实在做不到,其他的,您怎么罚都行。但是还有个情况我必须得跟您反映,追她的男生挺多的,给她烦得够呛。他们那种行为才真叫影响人呢,我现在就可以给您列一名单,您最好能挨个儿照狠了处理……」

2 /

一男生暗恋某女生,找我倾诉心事。

他有句话是这样说的:「那天她趴桌上哭,那是我第一次亲眼看见她哭。当时就觉得吧,我心里有一个水龙头突然被拧开了,出的全是滚开的水,砸在我心脏最嫩的那块肉上。」

3 /

某班班主任约谈班内一对小情侣。

班主任:「在你们这个年纪,其实还不懂什么是真正的爱……」

男孩儿截住老师的话:「老师,自从我俩在一块,我就再没舍得吃方便面里的肉渣和奥利奥中间的奶油,这还不是爱吗您说?」

4 /

我们班一女孩和外班一男生是对小情侣,很高调,老师们都知道。无关细节暂且不表,只说某日,女孩手指意外受伤,在医务室处理。

片刻,男孩风风火火冲进来,蹲在女孩旁边,什么也不说,只很忧心地看着,但又不太忍看的样子。

伤口处理完后,我们一起回教室。我走在前面,他俩走在后面。

女孩和男孩打趣:「都说十指连心,我这心也没啥感觉啊,没连上啊……」

男孩略带哽咽地接话道:「连上了,连我心上了。」

5 /

还是他俩。

某日,女孩哭哭啼啼来找我,说那个谁(她的他)打她了,还让我看淤青一片的胳膊。

我当时就火了,只觉得血往头上涌,拉着女孩就去找男孩的班主任要说法。男孩的班主任和我私交很好,当即把男孩找来。

男孩很委屈地告诉我们,其实就是因为给女孩买麦当劳,女孩要中薯条,他买成了加大的。女孩就不干了,边骂边蹦着个挠他,后来挠得实在太疼了,他本能地一挡,女孩摔在地上,胳膊才磕成那样,他都道了很久的歉了。

我问女孩是不是这样,她承认。这种情况,我和男孩班主任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劝说:以后不论什么问题,谁都不可以动手。

隔日,女孩又来找我,说男孩给她写了封道歉信,特意来拿给我看。上面有段话是这么写的:「我发誓,以后不论麦当劳的点餐员怎么劝我,我都绝对不听她的了。这辈子,我保证让你想吃中薯条的时候就吃中薯条,想吃大薯条的时候就吃大薯条。但是有一点你真的冤枉我了,我真不是因为点餐员漂亮才听了她的话换成大的,你点了一百五十多块钱吃的,还不让我用笔记,我满脑子都是你点的吃的,怕买错了,买漏了,点餐员长什么样,我确实没工夫看。有工夫我也不看,我所有的工夫都用来想你,还觉得远远不够呢。」

6 /

这个不是学生,是路人对话。

某日在外就餐,邻桌是一对第一次见面的相亲对象。

因为很近,两个人说话声音也不低,所以我完全能听到。能感觉出,虽然是相亲,两个人是第一次见面,但他们都很满意对方,全程相谈甚欢。

就在他们结账后即将离开之前,女方突然问男方是否抽烟。

男方没有即刻回答,而是反问:你能接受抽烟吗?

女方不假思索地答道:「别人不行,要是你嘛,可以抽一点。」

7 /

明天,我的一位同事就要去参加婚礼,主角是多年前她班上的一对「小情侣」。

据说当年这对小情侣也是被她和政教主任各种围追堵截、棒打鸳鸯,如今终于修成正果,特意邀请当年的班主任出席婚礼并为他们证婚。

作为老师,我们的处理方式和态度,是身份所限、职责所需,不可能对学生们的「小爱情」公开表示支持,但是我内心其实很替他们珍视这份懵懂情感中的小小美好。

就愿世间所有真诚的「情话」都不被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