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三百

放眼天下,开心一笑

时事

华盛顿邮报专栏:美国正在掀起新的愚蠢的恐中潮流

今天华盛顿邮报前任北京记者站主任,《美丽的国家和中央帝国:美国与中国》一书的作者,John Pomfret发表文章,对美国正在越演越烈的排中恐中的潮流发出警告。

他在文章的一开头回忆一段已经被很多人忘记的历史,1951年,美国联邦政府从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逮捕了11名中国学生,他们被戴上手铐,押送到芝加哥的监狱关押。最后,这十一名学生,外加另外五名其他学生,被全部驱逐出境。驱逐的理由是,他们加入了一个被中国的共产党渗透的华人基督教团体。

对此事件,当时在伊利诺伊洲管理外国学生的官员Arthur Hamilton在纽约时报上严厉地批评说,“我们正在给我们的敌人中国现政府送上一份大礼,受过美国良好训练,对美国技术有深刻了解的的工程师。”他说,驱逐这些学生是“犯罪”。

时光流逝70年后,历史似乎正在重演。由于急切地想要阻止美国的情报泄漏给中国,美国的执法部门正在发狂般地起诉华人科学家,给“中国现政府送上一份大礼”。而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居然在国会说,为了应对中国的情报工作,美国需要“全社会”采取措施,这让人一下回到了50年代的恐中浪潮。

接下来Pomfret的文章以华人科学家王春在的案子为例。王春在教授在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工作了17年。他的论文主要研究厄尔尼诺现象和全球变暖。他的论文被同行引用几千次。2012年,他获得NOAA的“年度最佳研究人员”的奖励,表彰他的“个人和专业的卓越成就”。2013年他又获得“年度最佳科学人员”的奖励,表彰他“专业的卓越成就与非凡的工作效率”。他是公认的在NOAA成果最多的科学家。

然而在2016年,商务部的执法人员对王春在教授位于佛罗里达的家和办公室进行了搜查。据他的律师说,他被审问了一整天。调查的焦点是有人相信王春在教授到中国度假时,中国的机构曾给他报酬。

由于商务部的骚扰,王春在教授于2016年离开NOAA,回到中国科学院担任研究教授。他的妻子和小孩留在了美国。2017年9月,他回美探亲时,被美国政府逮捕,控告他八项重罪,主要是他在两边领取报酬。然而,最后显示,在三年的时间里,因为帮助中国的学生搞气候变化的研究,他一共领取了2100美元的报酬。

实际上,NOAA自身的网站就明明白白地说,NOAA的任务是理解和预测气候,天气,海洋与海岸的变化,“并与其他机构分享这方面的知识和信息。”

上周,王春在教授与联邦检察官达成认罪协议。他承认一项从美国雇主以外的机构领取报酬的重罪,以交换他获得人身自由和避免冗长的法庭审理。此后他返回了中国。

在法庭上,法官质问了起诉王春在教授的理由,认为必须判决这个案件是“令人遗憾的”。法官还同情地说,鉴于王教授在天气变化研究的成就和性质,以及他作出的贡献,他最后承认重罪是“可惜的”。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说,王春在教授的事件是近年来对华人起诉,却在法庭上几乎站不住脚的多起案件中的一例。2014年,另一位NOAA的科学家陈霞芬被同样的调查人员逮捕,声称她为中国官方获取敏感信息。最后案件站不住脚,没有进入起诉。但是陈霞芬却因此失去工作。

2015年,Temple大学的教授郗小星被控窃取美国公司信息。案件最后也被发现不成立。

2017年,一名台湾核工程师被控告给中国提供民用核技术,尽管美国政府的政策就是帮助中国修建安全的核电站。

文章说,这些案例跟五十年代时期一样,正在让这些优秀的科学家别无选择,被迫另寻出路。王春在教授回国的事件让人想起1955年钱学森被迫回国的事件。钱学森最后帮助中国制造了第一枚洲际弹道导弹。

文章最后说,纠缠在在这些根本不涉及机密信息,很难符合起诉标准的案件里,美国联邦机构正在损害自己的信誉,失去华人社区的信任。

需要加上的是,美国执法机构的这些错误做法不仅在华人社区造成严重负面影响,对整个亚裔社区都产生负面影响。在各地闹得沸沸扬扬的亚裔细分,就有一些族群试图与华人区分开来,以免被反中情绪误伤的因素。

而针对川普政府的调查,也有从通俄门扩展到川普家族与中国关系的倾向。虽然对川普竞选团队的调查有充分理由,但是由于涉及国家安全和情报部门的不透明的本质,一旦这样的调查扩大化,是很有可能制造无辜的牺牲者的。

就像文章所说,华人需要警惕,不能让五十年代的排华噩梦重演。

2 Comments

  1. 匿名

    的饭

  2. test

    looks good

Leave a Reply

Theme by Anders Noré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