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美洲银行的首席投资策略官Michael Hartnett发布报告说,目前美国金融市场的震荡其实与川普的政治因素的关系不大。

他在报告中指出,目前影响市场的主要因素的其实是联储的收缩政策。他认为,2018年有以下三个主要的风险对投资者形成威胁:

1,从量化宽松转为量化紧缩;

2,不平等贸易问题,移民和财富重分配政策;

3,对硅谷高新产业的攻击,即所谓“占领硅谷”的民粹运动。

他在之前的报告中曾说,目前股市的上涨是“5000年来的最低利率”造成的资产价格上升。电子商务的泡沫,包括亚马逊,NetFlix,谷歌,推特,脸书等公司的股票价格从金融危机以后已经上涨了617%,成为过去40年来的第三大泡沫,而且以现在的上涨速度,可能在今后几个月膨胀为最大的泡沫。

他指出,“技术带来的经济和社会的颠覆不太可能被停下,同时给经济和社会带来很多好处。但是这一行业的增长,力量和引人注目使其很容易成为新的监管和税收的目标,尤其是当政府受到衰退的困扰的时候。”

以下是他写的“2018年减少高科技板块投资的10大理由”:

1,投资回报过高,估值太高:在量化宽松时期,技术行业表现最好,年化收益29%。去掉高科技板块,标准普尔指数只有2000点,而不是现在的2600点。

2,泡沫价格:美国网络商务股票在7年里上涨617%,是40年来第三大泡沫。

3,市值庞大:科技板块的总市值达到6.4万亿美元,超过了整个欧元区(5万亿美元),整个新兴市场只有4.6万亿美元。

4,营收到顶峰:目前技术和电子商务公司的营收占整个美国EPS的四分之一,历史上这一水平很少被超过,通常被认为是泡沫顶峰,在250家FAAMG高科技企业里,只有5家的评级是卖出。

5,政治因素:隐私问题成为政策问题。谷歌两天的搜索次数相当于全世界的总人口数;去年一共发生1579起数据泄漏事故,造成。1.79亿人的个人信息和财务以及医疗信息被泄漏。美国和欧盟将要执行的监管政策将威胁4%的科技板块营收。

7,工资颠覆:国际货币基金会说,50%的劳工工资下降是由于技术进步导致的(25%由于全球化)。2010年工业机器人数量为一百万。2020年将达到三百万以上。

8,技术板块监管最宽松:技术板块有2二万七千条监管法规,而制造业有二十一万五千条,金融业有十二万八千条。

9,科技和贸易:高科技公司在美国之外地区的销售比例最高,占58%。

10,占领硅谷运动:1992年的烟草行业,2010年的金融行业,2015年的生物制药都展示了新的监管制度是如何冲击行业表现的。

综合以上因素,美洲银行说,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技术板块的泡沫有可能破灭,投资者需要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