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手机读经典

从纸张、印刷术的发明,到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人类阅读方式发生深刻变化的同时,我们的学识和思想日益肤浅。技术赋予我们前所未有的能力,利用一分一秒的碎片化时间,而我们却被技术支配,将自己的时间前所未有地碎片化了。

在一个原本读书就不多的环境里,我们走在路上看手机,公交地铁上埋头刷屏,回到家中继续爬楼翻页。手机成了当代的百科全书,搜索引擎成了我们时刻依赖的导师。随着机器带来的快节奏,我们失去了读完一页书的耐心。

人类创造和滥用了机器,机器也毫不客气地报复了人类。

我们拥有越来越多的信息,却得到越来越少的知识,我们获取了海量的数据,却失去了思维的逻辑。

信息不等于知识,知识是经过大脑分析、整理和组织的信息,缺了最基本的分析框架,我们被信息的汪洋大海淹没。数据离不开逻辑,逻辑是串联与编织数据的线索,没有逻辑的数据就像断裂的项链,散落在地的珠子失去整体的价值与光彩。

零散的信息搭不起系统的分析框架,杂乱的数据中抽不出严密的逻辑。

进入机器时代,我们的思维日益简单化,我们的语言日益粗鄙化。

错综复杂的国际事务被简化为阴谋论,在手机言说的有限时间和有限空间中,只有这类简单的模式才得到广泛的理解和传播。国内问题被归因于歪嘴和尚念错经,搬用戏曲格式既快捷又安全,现代人似乎已无深入思考的闲暇和勇气。

碎片化的汲取导致碎片化的表达。我们习惯了使用几个表情符,不经意间埋葬了人类丰富的内心活动。我们以错别字为时尚,祖先留给我们的楚辞和唐诗,不知能否经我们这一代传承下去?我们这一代又将留给后人什么样的文化遗产?

我们不是复古主义者,文明必然带有时代的特征。然而文明的演进离不开继承,无论在农业时代、工业时代还是信息时代,诸子百家的辉煌不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褪色,古希腊哲人的智慧仍在照耀人类文明的道路。站在牛顿和爱因斯坦肩上,物理学家开辟出量子力学的新天地。正因为如此,进入21世纪,经济学人仍在从亚当∙斯密获得灵感,社会学家仍在研读马克思,涂尔干和韦伯的著作。

分析框架来自系统性学习,逻辑来自沉静的抽象思辨。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让我们放下手机,找回书本,一起读两篇经典。

写在4月23世界读书日。附上三位伟大经济学家的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