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今天报导,美国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已向白宫提交约谈川普时将提出的问题,指出将聚焦调查总统川普是否试图妨碍通俄调查。

Trump-Mueller_1

在特别检察官穆勒向川普的律师提交这些问题后,纽约时报获得了这一共四十多个问题的清单。不过纽约时报指出,消息来源不是川普的法律团队。

特别检察官穆勒在过去几个月里一直想要问询有关川普的商业往来,社会关系和与他那些被调查的前任团队成员之间的通信。

与此同时川普也表达了愿意尽快与穆勒会面以加快了结调查的愿望。川普的律师最终与穆勒协商,由穆勒提供问题清单。

从纽约时报的报道来看,尽管川普自信心满满愿意与穆勒面谈,穆勒也认为有必要当面问询川普。但是川普的律师认为面谈风险太大,最后穆勒让步,先提供问题清单。

纽约时报的原文是这样说:

“川普的律师团队给了穆勒几页书面的解释,说明总统在特别检察官的调查中的角色。由于担心让总统处于法律上危险的境地,川普律师团队的领头律师John Dowd,试图说服穆勒不需要与川普面谈。”

“根据消息人士说,穆勒显然不满足于此。他在三月初告诉John Dowd,他必须直接询问总统来决定他是否在解职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时有犯罪意图。”

“但是川普的律师John Downd坚持不让步。几天以后,穆勒的团队同意向他提供问询川普的问题清单。”

在清单里,有几个问题聚焦在川普及团队成员与俄国之间的通讯。

纽约时报说,这些问题也显示穆勒想要探究,川普对竞选团队成员和俄罗斯之间关系的知情程度,包括2016年6月在川普大楼(Trump Tower)的那场会面,当时一名俄罗斯律师提供不利于对手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的资讯。

从这些问题可得知,穆勒想知道川普是否提议特赦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穆勒已经指控佛林说谎,据信他配合调查。

其他问题是关于:

  • 俄国干预操纵2016年大选。
  • 为何川普在选举中称赞维基解密,并呼吁俄国找出希拉里删除的电子邮件。
  • 询问有关川普政府现任和前任高官的问题。
  • 川普决定解职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和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的决定。

关于科米,穆勒的问题是:“关于把科米解职的决定,什么时候做出的决定?原因是什么?谁有参与?”另一个问题是,“当你在2017年10月告诉俄国外交官,解职科米把压力减轻了,你是什么意思?”

甚至有问题关于特别检察官自己。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其中一个问题是关于外界报道的川普想要把特别检察官解职的意图。

“关于终止特别检察官的事情,你有过什么讨论?在2018年1月你考虑此事被报道以后,你做了什么?”

据说,川普曾有两次想要把穆勒解职,但是都被劝止。

这份问题清单给公众一个机会了解特别检察官穆勒团队的调查方向。自从开始调查以来,除了公开上交法庭的文件,外界基本无法了解特别检察官团队的调查工作内情。

这些问题清楚显示穆勒有足够间接证据来怀疑川普干预司法,也有理由相信川普知道通俄关连。

但没有迹象显示川普已正式成为这起调查一年案件的嫌疑人,也没有迹象显示穆勒找到川普积极勾结俄国的证据。

纽约市前市长朱利安尼加入川普的律师团队以后,一直在与特别检察官穆勒的团队协商面谈川普的事宜。其中川普的律师团队一直想要找到答案的问题是,特别检察官的团队是否已经“就可信度做出结论”。朱利安尼在一次采访中说,“他们时候认为科米比川普的可信度更高?”

这里是问题清单和纽约时报的英文分析。

– 纽约正宗川菜,新到麻辣小龙虾,火锅 ,特价午餐 Legend 72
– 看更多精彩内容,每天访问duanzi3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