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上高中啊,我今天的感叹,高中时间怎么那么充裕,一天怎么那么长,上午五节课下午五节课,早自习晚自习还能午休,一天三顿饭一顿都不错过,做一万张卷子,就这样还能抽空谈恋爱和吃零食。现在一天哗啦一下就过去了,饭都没吃够。

怀念以前单纯的我,那个时候脑子里只有性和游戏。

徐克当年找黄霑作词曲,黄霑连作七稿,徐克还是不满意,黄霑实在没有灵感,就翻古书《礼记乐论》》,看到一句话“大乐必易”。于是想到最易不过五音宫商角徵羽(音阶12356),突发奇想倒着一弹,顿觉雄浑壮阔,古风豪情如潮涌一般滔滔不绝。遂成终稿: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请听题: 当一个女生说”我没有生气啊”的时候,她是在生气还是没在生气?

“哥,轻点”
“哥,我轻点”
杀伤力都挺大的。

有一次,在路口天桥上遇见一个乞丐,我丢进他碗里5块钱,正准备走时,我仔细一看,这乞丐是个20多岁了小伙子。我停下来跟他说:小伙子,你这四肢健全,又有体力的,当乞丐不丢人吗?不如换个行业吧!只见这位年轻的乞丐端着碗慢慢起身,伸手抢过了我手里的手机跑远了。
他真的改行了!我的话他真听进去了!

门铃声响起,我打开门一看,是多年没见的 大学老同学,没想到他已经沦落到送快递了。 他也吃惊地看着我,一声感叹道:没想到你能把门装在桥洞上

有人问:老师是同性恋的话,把小孩带偏了怎么办。
回去仔细一想,那我小孩本来是同性恋,被异性恋老师带偏了怎么办?

006XNEY7gy1fvq9qb2odoj30yi0nktgc

说起来,我们这刚过了鬼节,戏班子要唱戏给鬼听,有规矩是前面的座位不能坐人,人要看只能挤在后面去看。
我外婆说:零几年,社区居委会闲的没事做,一个个给他们做思想工作,让他们看戏坐到前面去看。用科学的角度说,人没了就真的没了,唱戏说白了还是给活人看的,一个个都挤到后面看那是傻子的行为。
然而看戏的时候,所有人还是挤在后面,包括居委会的几个干部。别人笑他们让他们去前面坐,他们装没听到。

后来我知道,父亲对你讲了善意的谎言,他与爱因斯坦只有过一次短得不能再短的交流。那是1922年11月13日上午,他陪爱因斯坦到南京路散步,同行的好像还有上海大学校长于右任、《大公报》经理曹谷冰等人,经过一个路基维修点,爱因斯坦在一名砸石子的小工身旁停下,默默看着这个在寒风中衣衫破烂、手脸污黑的男孩子,问你父亲:他一天挣多少钱?问过小工后,你父亲回答:五分。这就是他与改变世界的科学大师唯一的一次交流,没有物理学,没有相对论,只有冰冷的现实。据你父亲说,爱因斯坦听到他的回答后又默默地站在那里好一会儿,看着小工麻木的劳作,手里的烟斗都灭了也没有吸一口。你父亲在回忆这件事后,对我发出这样的感叹:在中国,任何超脱飞扬的思想都会砰然坠地的,现实的引力太沉重了。

好多人现在都说国内贫富差距大,都是胡扯。现在中国的贫富差距根本就不大。不信你仔细看看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其实没有几个是中国人!

我记得易中天老师归纳过三点中国逻辑:问态度不问事实;问动机不问是非;问亲疏不问道理。
原来美国的政治用的都是中国逻辑。

关于中美之间的争端,
有人说落后就要挨打,也有人说枪打出头鸟。
说明一个人想要打你,总能找到理由。

俄罗斯杜马前两天正式通过了退休年龄修正案,男性退休年龄正式改为65岁。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俄罗斯人平均年龄66岁。

真理报问老农伊万:“知道什么是民主吗?”伊万:“人民当家做主。”记者:“您都做哪些主?”伊万:“没有。”记者:“为什么?”伊万一摊手:“我不是人民。”记者:“谁是人民?”伊万:“斯大林同志的父亲。”记者:“谁告诉您的?”老农:“因为斯大林同志总说自己是人民的儿子。”

看了三和大神的纪录片,想起陈年往事。
那年我刚从职校毕业,想进华为做技术员,找到一家中介公司。黑中介忽悠我在华为有关系包进,不过要关系费一千块,交了一千块又交服装费两百块,不谙世事凶险的我被骗光了身上所有的一千七百块钱。
最后进的却是一家华为外包公司做数据线的流水线员工。
我当天就离职了,找中介公司退钱,中介公司说我已经是华为储备干部,报警诈骗警察让我找街道办。找到街道办人家给我五十块轰走了我(在得知我没有一分钱的情况下)。我靠着五十块在公园椅子上吃住了两个星期,认识了很多做几天工玩一个月的三和大神。后来在一位大神的带领下我进一家公司做模具学徒工,包吃包住。大神做流水线临时工,做了半个月拿钱离职了。
看了纪录片,想起陈年往事,不禁老泪纵横。

小波:
你离去的日子,与清明临近。每年清明节过后不久。就到了你的祭日。转瞬之间,21年过去,令人感叹生命之短暂、残酷。如果你健在,也该66岁了。咱俩同岁,可以共同步入晚年。可惜没有如果,我们只好天各一方。如果用词更严格些,是阴阳两隔。
你走后,我常常思考“生命的意义”这个无解之题。思来想去,答案竟是:生命从宏观视角看,是不可能有意义的。但是从微观视角,可以自赋意义。
你生前,我与你讨论过这个问题。你当时写道:“我会老,也会死。可是我不怕。在什么事物消失之前,我们先要让它存在啊。”
现在回头看你的一生是神彩飞扬的。你活过,你写过,你爱过,你过了精彩的一生。然后就飘然而去。
我爱过你,我仍然爱着你。你一生浸淫在爱之中,这是生命最美好的状态。我也将终生浸淫在爱之中,直到最后时刻。直到生命消失在浩瀚的宇宙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万一灵魂存在,但愿我们还会相遇。
——李银河

– 纽约正宗川菜,新到麻辣小龙虾,火锅,特价午餐 Legend 72
– 看更多精彩内容,每天访问duanzi3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