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明斯(Cummings)主席,乔丹(Jordan)委员和各位委员会成员,

感谢你们今天邀请我来这里来。

我已经要求本委员会,确保我的家人免受总统威胁,并且对与正在进行的调查有关的问题谨予回避。感谢你们的帮助和理解。

我在这里宣誓,改正在案的记录、如实回答委员会的提问、并向美国人民陈述我对特朗普总统的了解。

我明白你们中的一些人可能质疑并攻击我的可信度。正因如此,我在本开篇陈述中加入了无可辩驳的文件证据,证明您将听到的信息是准确和真实的。

当我在2007年答应为唐纳德·特朗普工作时,我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竞选总统,推出一个建立在仇恨和不宽容基础上的竞选平台,而且居然赢了。我后悔对特朗普说“是”的那天。我后悔一直以来给他的所有的帮助和支持。

我为自己的失败感到羞耻,我也已经在纽约南区法院认罪,公开承认对自这些作为负责。

我为自己的弱点和错位的忠诚感到羞耻——那些我为保护和力捧特朗普而做过的所作所为。

我为我选择了隐瞒特朗普的非法行为、而不是聆听自己的良心,感到羞耻。

我也为明知特朗普的为人而感到羞耻。

他是个种族主义者。

他是个江湖骗子。

他是个欺骗之徒。

作为总统候选人,他知道罗杰·斯通(Roger Stone)在与维基解密的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谈论抛出所盗取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电子邮件。

稍后我会一一解释。

今天我向委员会提供几份文件,其中包括:

特朗普先生在担任总统期间,从他的个人银行账户给我所开支票的复印件,这是偿还我为他垫付的关于他与艳星的绯闻的封口费,以防止对他的竞选活动造成损害;

他向德意志银行等机构提供的2011年至2013年财务报表的复印件;

一篇带有特朗普手迹的、关于他自己的肖像拍卖的报刊报道——他提前安排了投标人,然后从他的非营利慈善基金会的帐户中支出偿还了投标人,该肖像现在仍挂在他的一个乡村俱乐部;以及

我在特朗普的指示下写的一些信件的副本,这些信威胁他的高中、大学和大学理事会不要发布他的学习成绩或SAT考分。

我希望我今天在这里的露面、我的认罪、以及我与执法机构的合作,都是沿着救赎之路迈出的步伐,将使我对自己恢复信念,并帮助这个国家更好地了解我们的总统。

在我继续做证之前,我想先向你们在座各位以及整个国会道歉。

我上一次出现在国会面前,是来保护特朗普的。而今天,我在这里讲述特朗普的真面目。

在特朗普先生何时停止莫斯科大厦项目谈判的问题上,我向国会了撒谎。我说我们在2016年1月停止了谈判。这是错的——谈判在竞选期间还持续了几个月。

特朗普没有直接指示我向国会撒谎。这不是他的运作方式。

在我们在竞选期间进行的对话中,虽然我当时在俄罗斯为他积极谈判,但他会看着我的眼睛跟我说在俄罗斯没有生意,然后出去用同样的话欺骗美国人民。他用他的方式,告诉我去撒谎。

从2016年1月的爱荷华州预选到6月底之间,他至少有六次问我“俄罗斯的事进行得怎么样了?”——指的就是莫斯科大厦项目。

你们需要知道,在我向国会提交之前,特朗普先生的私人律师审查并编辑了我有关莫斯科大厦谈判时间的陈述。

说白了:特朗普先生知晓并指导了整个竞选过程中的莫斯科大厦的谈判,并为此撒谎。他撒谎的原因是他从未期望会赢得大选。他撒谎还因为他在这个莫斯科房地产项目上能够赚数亿美元。

所以我也跟着撒谎——因为特朗普先生已经明白地通过他对我的、我们都明知虚假的个人陈述,以及通过他对全国的谎言,向我表明他希望我撒谎。他的个人律师在我向国会提交之前审查我的陈述,也是明确的姿态。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被美国总统称为“耗子”。事实完全不一样,请让我花一点时间来介绍一下自己。

我叫Michael Dean Cohen。

我是成家24年的一个幸运的丈夫、有一双傲人的儿女的父亲。当我与太太结婚时,我答应她,我会爱她、珍惜她、保护她。正如我父亲在童年时代说过无数次的那样,“我的妻子,我的孩子,你们是我呼吸的空气。”对我的Laura、我的Sami和Jake,为了保护你们,没有什么我不会去做。

我一直努力过一种忠诚、友谊、慷慨和同情的生活——我的父母从小就在我和兄弟姐妹身上根深蒂固地种下了这些品质。由于其他人的同情和无私,我父亲躲过了大屠杀中而幸存下来。他受益于那些冒着个人安危、坚持做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的第一直觉一直是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爸爸妈妈……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很多最了解我的人都知道,如果他们需要帮助,凌晨3点给我打电话都行。我自豪地记得当他们长大的时候,我孩子的许多朋友都把我列为紧急联系人,因为他们的父母知道,我会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放下一切去照顾他们。

然而,去年秋天,我在联邦法院认罪,在一号人物的授意和协调下为其获益。

记录在案:一号人物就是唐纳德·J·特朗普总统。

承认我有时会被野心所驱使是痛苦的。更痛苦的是去承认,我多次违背良知去不当地忠于此人。今天坐在这里,似乎难以置信,我曾经如此被唐纳德·特朗普所迷惑、心甘情愿为他在这些我知道绝对错误的事情上效劳。

出于这个原因,我来到这里要向我的家人、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道歉。

接下来,让我向你们讲一下特朗普先生的为人。

我很了解他,十多年来与他密切合作,担任过执行副总、特别顾问,在他获任总统后担任个人律师。我第一次见到特朗普先生时,他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一位房地产巨头、一位偶像。能在特朗普先生身边,令人陶醉。有他在场时,你觉得你参与的事情很崇高,你在以某种方式改变世界。

十多年来,我一直在鼓吹特朗普的说辞。那是我的工作;永远保持口径一致、始终予以捍卫。这个工作垄断了我的生活。起初,我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和其他商业交易。此后不久,特朗普先生带我进入他的个人生活和私人来往。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看到了他的真实品性。

特朗普先生是一个谜。他很复杂,就像我一样。他有好的一面有坏的一面,也像我们所有人一样。但是坏的方面远远超过了好的方面,自上任以来,他已成为自己最糟糕的版本。他善于表现善良,但他并不善良。他可以做出慷慨的举动,但他并不慷慨。他有能力忠诚,但他根本上是个不忠诚的人。

唐纳德·特朗普竞选公职是为了让他的牌子更伟大,而不是让我们的国家更伟大。他没有渴望或打算去领导这个国家,而只是为了推销自己、并建立自己的财富和权力。特朗普经常说,这场竞选将成为“政治史上最伟大的电视购物节目”。

他从未期望赢得初选。他从未期望赢得大选。对他而言,这场运动始终是一个营销机会。

我很早就在为特朗普的工作中知道,他会指示我撒谎,来推进他的商业利益。我很惭愧地说,当我为一个私营房地产企业大亨这样做时,我认为那是无足轻重的。而作为总统,我认为这是重大而危险的事。

但一直以来,特朗普先生的谎言已经常态化,身边没有人去质疑。公平地说,今天他周围也没有人去质疑。

很多人都问我,在被黑客盗取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电子邮件被公布之前,特朗普是否已知情。答案是肯定的。

正如我之前所说,特朗普先生从罗杰·斯通那里,提前知道了维基解密要抛出电子邮件。

2016年7月,也就是民主党大会前几天,我在特朗普先生的办公室,听到秘书宣布罗杰·斯通打来电话。特朗普先生把电话放在免提上,斯通先生告诉特朗普先生,他刚刚与朱利安·阿桑奇通电话,后者告诉他说,在几天之内,会有大量电子邮件泄露,这会损害希拉里·克林顿的竞选活动。

特朗普先生回应说,效果“不会那么大”。

特朗普先生是个种族主义者。整个国家都看到了特朗普先生袒护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偏见人士。他还把一些贫穷的国家叫做“粪坑”。

在私下里,他更糟糕。

他曾经问我,能不能找到一个由黑人治理的国家不是“粪坑”的。这是巴拉克·奥巴马当美国总统的时候。

我们驾车经过芝加哥的贫困社区时,他评论说,只有黑人才能这样生活。

他还告诉我,黑人永远不会投票给他,因为他们太愚蠢了。

然而,我仍然为他工作。

特朗普先生是个骗子。

如前所述,我今天向委员会提交了特朗普总统三年的财务报表,从2011年到2013年,他向德意志银行提供了这些报表,以期获得购买Buffalo Bills球队的贷款,另外他也把报表给了福布斯。就是我的证词的附件1a、1b和1c。

根据我以往的经验,在服务于他的目的时,特朗普先生会虚报他的资产,例如试图被列入福布斯富人榜,但在缴纳房地产税时会瞒报他的资产。

我带来了两篇报纸文章跟诸位分享,这些文章是特朗普先生夸大和缩减其资产的例子,正如我所说,为了符合他的经济利益。这些是证词的附件2。

上面还提到的,我今天正在向委员会提交一篇他批注过并寄给我的报纸文章,报道的是拍卖特朗普先生的肖像。这是证词的附件3。

特朗普先生指示我找一个假的竞标人,购买他将在Art Hamptons活动中拍卖的个人肖像。目的是确保他的肖像于当天最后拍卖时,卖出超过当天下午任何肖像的最高价。这个肖像最后是由假竞价人以60000美元买下。特朗普先生指示特朗普基金会(它本应该是一个慈善组织)把钱偿付给假竞标人,尽管这个肖像还留在他手上。请参阅附件3B。

我更常做的是,按特朗普先生的指示,打电话给企业主、其中许多是小企业,告诉他们不付或少付他们的服务费。当我告诉特朗普先生事情办成时,他非常陶醉。

然而,我继续为他工作。

特朗普先生是个江湖骗子。

他让我付钱给一个与他有染的成人电影明星,并向他的妻子撒谎,我做了。向第一夫人说谎,是我最大的憾事之一。她是一个和蔼、善良的人。我非常尊重她,她不应该被这样对待。

我今天向委员会提供一份13万美元的电汇复印件,是在总统竞选的最后几天,汇给克利福德(Stephany Cliiford【译注:即“暴风丹妮”Stormy Daniels】)女士的律师。这是应克利福德女士的要求,令她对此事保持沉默。这是证词的附件4。

特朗普先生指示我,使用自己的房屋净值信贷额度中的个人资金,以避免任何可能追溯到他的资金,不然可能会对他的竞选产生负面影响。我也是这样做的,根本没去考虑这样做不恰当,更不用说这件事根本不对,也没有想过它会怎样影响我、我的家人或者公众。

我将入狱的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我决定在几天后投票之前帮助特朗普向美国人民隐瞒了这笔款项。

如我的证词5所示,我提供了一张35000美元的支票的复印件,是2017年8月1日,特朗普总统从他的个人账号支出、并有他的个人签名。这笔钱,用总统的电视律师【译注:指朱利安尼】的话说是报销我替他垫付的非法封口费,这也是我服罪的基础。这张支票是全年度的11张分期转账支票之一,就在他任职总统期间。

因此,美国总统为支付封口费开具了个人支票,作为违反竞选财务法的犯罪方案的一部分。在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的诉状中,可以找到这个由特朗普先生指导的计划的详细信息。

因此想象一下这一幕——2017年2月,他担任总统一个月后,我第一次前往椭圆办公室拜访特朗普总统。当时真是令人敬畏,他带我四处看看,指点着不同的画作,并大致说……不要担心,迈克尔,你的1月和2月的报销支票就要到了。它们来自纽约联邦储备银行,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通过白宫系统。正如他所承诺的那样,不久之后我就收到了第一张70000美元的报销支票。

我说他是江湖骗子的这个人,他声称自己很聪明,却指示我威胁他的高中、大学和大学理事会永远不要发布他的学习成绩或SAT分数。

正如我所提到的,我在特朗普先生授意下给他们发了一封信,信中说,如果特朗普先生的成绩或SAT分数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被披露,就威胁他们提起民事和刑事诉讼。这些信就是这里的附件6。

我仍然觉得讽刺的是,特朗普先生在2011年强烈批评奥巴马总统没有发布他的成绩。正如在附件7中显示的,特朗普先生说奥巴马总统“是一个糟糕的学生”,并宣布“让他出示成绩单”。

可悲的事实是,我从未听过特朗普先生私下说过任何让我相信他热爱这个国家或想要让它变得更好的话。事实上,他做了相反的事情。

当他在2008年告诉我,他将员工的薪水减半时——也包括我的——他向我展示了他所声称的1000万美元国税局退税,他说他无法相信,政府给予“像他这样的人“这么多钱,该是多么愚蠢。

在竞选期间,特朗普表示他不认为越战老兵、战俘、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是个“英雄”,因为他喜欢没有被俘过的人。然而与此同时,特朗普先生责成我处理围绕他逃避越战的负面新闻。

特朗普先生声称那是因为骨刺,但当我要求看医疗记录时,他没有给我任何记录,并说没有做过手术。他告诉我不要回答记者提出的具体问题,而是简单地说他因为医疗原因而延期。

他最后说, “你以为我蠢吗?我才不去越南。”

我觉得,讽刺的是,特朗普总统,你现在正在越南。

然而,我继续为他工作。

在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的诉状,我被问及是否知道特朗普先生或他的竞选团队与俄罗斯勾结的直接证据。我不知道。这一点要清楚。但是,我怀疑有这样的事。

在2017年夏天的某个时候,我在媒体上看到,2016年6月在特朗普大厦举行了一次会议,涉及小唐纳德和其他竞选团队成员跟俄罗斯人会面,其中包括俄罗斯政府代表,此外还有一封召集会议的电子邮件,题目是《希拉里·克林顿的污点》。这我想起了一些东西。我记得和特朗普先生一起在房间,可能是在2016年6月初,当时发生了一些特别的事情。小唐纳德走进来,走在他父亲的办公桌后面——这本身就很不寻常。人们一般不会走到特朗普先生的办公桌后面去与他说话。我记得小唐纳德向父亲身边倾身低语,但我可以清楚地听到他说:“会议已经完成了。”我记得特朗普先生说:“好的……跟我汇报。”

回想起来,并回味小唐纳德跟父亲的那次谈话,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特朗普经常告诉我和别人,他的儿子小唐纳德对人的判断力比全世界任何人都差。小唐纳德永远不会单独召集任何重要的会议,更不会没有经过与他的父亲核实。

我也知道,在特朗普世界,没有任何事情没有特朗普先生的知情和认可,竞选的事情尤其如此。因此我的结论是,小唐纳德那天指的就是2016年6月在特朗普大厦会议上有关希拉里污点与俄罗斯代表的沟通,而特朗普先生说“那很好……让我知道“时也知道小唐纳德所言为何。

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我做了一些真实的灵魂反省。我现在看到,我的野心和沉醉于特朗普的权力,与我做出错误决定有很大关系。

对你们,卡明斯主席、乔丹委员、本委员会其他成员以及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其他成员,我为我的谎言和我向国会撒谎而道歉。

对于整个国家,我为在你们最需要的时候卖力地隐瞒特朗普先生的真相而道歉。

对于那些质疑我今天来到这里的动机的人,我理解。我撒了谎,但我不是骗子。我做了坏事,但我不是坏人。我过去办过杂事,但我不再是你的“操办者(Fixer)”了,特朗普先生。

我就要去监狱了,我拼命想要给家人带来的安全和保障完全粉碎,我的证词一点也不能减轻我给家人和朋友带来的痛苦。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也不会接受特朗普总统的赦免。

而且,我今天来到这里,就已经让我的家人成为总统和他的律师的肮脏的人身攻击的靶标,试图恐吓我出现在这个场合。因为我选择说出真相,特朗普先生称我为“老鼠”——就像一个黑帮流氓在他的手下决定与政府合作时会做的那样。

如附件8所示,我向委员会提供了特朗普先生发布的一些推文,其中他袭击我和我的家人——只有把头埋在沙子里的人才不会辨认出:这是鼓励有人去伤害我和我的家人。

我从未想过,他会对我的家人进行恶毒的、不实的攻击,并放任他的电视律师也这样做。我希望本委员会和所有国会议员不分党派都明确表示:作为一个国家,我们不应该容忍在国会面前恐吓证人,对家庭成员的攻击也是大为越界和不可接受的。

我要特别感谢佩洛西(Nancy Pelosi)议长在附件9中的保护本机构和我本人的发言,感谢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席夫(Adam Schiff)和卡明斯主席同样面对特朗普所做的辩护,以及许多谴责总统的共和党人。

我不是一个完人。我做过一些并不光彩的事情,并且我会在余生中为我的行为偿付后果。

但今天,我决定为孩子们设定榜样,并期望改变历史对我的记载。我可能无法改变过去,但今天在美国人民面前我可以做正确的事。

感谢您的倾听。我很乐意回答委员会的提问。

– 新泽西蜀留香川菜馆隆重开业 美味可口 环境典雅1105 Route 46 E, Clifton, NJ 07013 电话: 973-777-8855
– 蜀留香Legend 72 纽约正宗川菜,新到麻辣小龙虾,火锅,特价午餐,临近林肯中心,自然历史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