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了
祝大家巨额财产来路不明,频繁出入高档会所。
祝大家和多名异性保持不正当关系。

成都承包学校食堂,一年纯利润可达8000万元,女老板穿7万元外套,挎20万爱马仕大象灰包包。

打车回来 司机故意绕远路 本想揭穿他 但想想还是算了 毕竟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想和我多待一会儿的人

如果天堂是永恒的幸福而地狱是永恒的折磨,那么人间生活本质上就是你的面试。

原则上讲,人类十根手指头,应该是能从0数到1023的。。。

想听我讲一个关于斐波那契数列的笑话吗?它跟我讲的前两个关于斐波那契数列的笑话加起来一样好笑!

为什么要努力赚钱?
这样别人质疑你说你怎么还单身,怎么还不结婚,怎么还不生孩子,怎么还不生二胎,怎么会想分手,怎么会想离婚,病了怎么办,老了怎么办的时候,你只需要说
“我有钱啊”

刚成为微信好友的时候,不要着急聊天,给彼此一点翻相册的时间。

古代你去青楼,老鸨会说:公子你看,我们这个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你们俩好好聊聊。
现在你去做大保健,妈妈咪会说:老板你看,我们这个妞才十八岁,波大水多技术好,不信你摸摸看。
传统文化缺失,我感到很心痛。

5c583da1ly1g152ayqqf2j20dw0euwgn

创投圈其实也是复制圈
过去是硅谷什么火起来了,创投就在中国复制投资一批类似的企业,然后等国际巨头们投资收购……
现在是国内什么火起来了,创投就在东南亚复制投资一批类似的企业,然后等国内巨头投资收购……

07年上高中那会儿,自己一个人骑车去上学,有天发现骑车经过的村庄靠近非机动车道路边草垛那坐着一个妇女,一连好几天都看到她在那边,那时候看起来可能精神方面可能有点问题。有一天晚上放了晚自习,骑车回家再次路过那里,远远的望见她一个人坐在路牙上,我骑车慢慢的经过她那里,继续骑行了大概50米,不知道抽的什么风,我骑了回去停在她面前。我问她:”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你家里人呢?”她嘴里念念叨叨的,听不真切。我掏出了5块钱塞到她手里,不知是我太过紧张还是什么的,依稀听到她嘴里说:”明天的早饭有了,中饭有了”!我转身骑上自行车飞也似的跑了,越骑越快,泪水不知怎的就充满眼眶,自己尽大哭了起来,骑了大约300米,我停了下来让自己趴在龙头上哭了个够。
回去后,我给在另一个学校上学的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打了电话,把这事情告诉了她。她说:”你怎么不给钱给我花呢,好穷的说。”我……

其实从经济发展来看,近年的仇穆反移,alt-right/populist崛起几乎是必然的:
-全球化/信息时代导致的制造业重新分配
-自动化方面的科技进步
前者单纯地抽取本国制造业的岗位,后者在创造高端岗位同时更广泛地消灭低端岗位。结果就是底层制造业岗位十几年不变的平均薪酬,更少的就业机会,而低端服务业早已被期望薪水更低的移民占据。经济弱势导致更多的社会问题,低出生率,更少的医疗资源,更多的毒品。于是就有了2016,charlottesville,Stephen Bannon,被抛弃的高中毕业生在经济压力下将怒火导向更弱者。
乐观地来看,现代政府的暴力机器已经臻于极致,基于步枪反抗的结果就是被瞬间气化,加入大气层。无论是一次大规模缴枪还是种族骚乱,最后的结果都是更少/更温顺的底层低技能从业者,为下一次产业革命,aka AI,机器人让路。
当然韭菜国对这一切完全免疫,这一切不幸的根源在于美利坚中西部红脖在失业蹲家磕oxycontin的时候还有AR-15和选票,而天朝国企下岗的时候会乖乖地踩单车载老婆去站街,再次证明了优越性。

14号晚上加沙地带向特拉维夫发射了两枚火箭,当时是周四晚上。以色列休周五周六,所以也就等同于咱们的周五。而且下周是普林节,习俗比较多,有一个是会像万圣节那样cos,另一个是这个周末要喝醉。超市上周就开始大量促销各种糖果和酒,咱们外国人也就仍旧过自己的平常日子。所以警报响起来的时候,我正在家里剥蒜。
警报响的声音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听上去比较远比较沉闷。去年年底我刚到特拉维夫的时候,也有过一次听到很尖锐的声音,怀疑是空袭警报,不过问其他人都说没听到,也许是把别的声音错当成警报了。平时特拉维夫也是一个非常平静正常的城市,这次空袭警报响起来的时候,自己也没把它当回事,仍然坐在厨房里,一边看b站的电影直播,一边剥蒜。
警报响了一会儿就过去了。中间听到楼道里有人下楼,不过声音也不大人也不多,看来下楼的人并不慌张,而且也不是所有住户都下楼了。这时候实验室的当地人发消息过来说这个事,提醒去找shelter,我才觉得这是个严肃的事儿。这时候各个群里也开始说火箭弹的事,不过也就大家看到的新闻那样,第一时间的消息说火箭弹一枚被拦截,一枚落在空地没有人员伤亡。然后以色列军方又否认了上述消息,等等,也都是些发生得离自己不远但又没什么关系的事。
但是说到自己,事后还是有些后怕的。本来一个周末前晚,你把做不完的工作推到一边,看个沙雕电影,把买回来的菜收拾收拾, 把蒜衣剥剥,这样工作日拿刀一拍就能下锅。这时候突然来了空袭。这次是没打到,皆大欢喜,可是这要万一不是加沙的火箭弹,而是伊朗的核弹呢?我这没当回事不去地道的,那一下子就成墙上的人印儿了。你说我在国内混不下去吧,低端人口自行清退,跑到以色列来研究种麦子,结果在剥蒜的时候被伊朗人炸死了,多冤呢?不是伊朗人的核弹也好不了哪儿去,一枚火箭弹下来,就是屋倒人亡,也不知道现在还用不用莱阳的钢管了。第二天人家把只穿着内裤的我从砖头下面刨出来,还得说我不会挑蒜,买这蒜都开始发蒜苗了。那个廉价超市就进这种蒜,连着好几个礼拜我想买点好的蒜也没有啊。可是我那时候死了,也没法去跟人家辩解我其实是知道怎么挑蒜的了。孩子在国内跟老婆长大,将来说起自己的父亲的时候,会大笑着说“我爸死的时候还在那儿剥蒜呢!”他跟着他那不靠谱的妈长大,几乎一定会成这样。真这样,能逗乐几个姑娘骗一个媳妇也行,就怕只是让其他人欺负。
总之活着很好,和平万岁。

– 新泽西蜀留香川菜馆隆重开业 美味可口 环境典雅1105 Route 46 E, Clifton, NJ 07013 电话: 973-777-8855
– 蜀留香Legend 72 纽约正宗川菜,新到麻辣小龙虾,火锅,特价午餐,临近林肯中心,自然历史博物馆